江时学:“全球新政”直面人类现实困境

不久前,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古特雷斯在纪念南非反种族隔离斗士纳尔逊·曼德拉诞辰的纪念活动上发表讲话。他在讲话中描绘了人类社会当前所处的困境,并提出了摆脱困境的方式方法。其中之一,就是推动建立“全球新政”。

不公平成了“时代特征”

在这次演讲中,古特雷斯直指当前世界面临的问题和困境。一种肉眼看不见的病毒击败了人类,这说明我们这个世界仍很脆弱。穷人、老年人、残疾人等弱势群体蒙受的伤害尤为显著,这凸显出我们几十年来视而不见的问题:卫生体系和社会保护不足,而结构性不平等、环境恶化以及气候危机等问题却久治不愈。仅仅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各个地区在消灭贫困和缩小不公平方面的成就变得荡然无存。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7月24日公布的数据,全球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已经超过1500万例,而且现在仍以每天20多万例的新增速度上涨。由于疫情使经济活动(尤其是非正规部门和中小企业)受到极大的影响,因此我们正面临着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全球性萧条。这一萧条导致收入减少的幅度,是1870年以来最大的,因此,一亿人将陷入极端贫困,前所未有的饥荒即将发生。

对于当前我们面临的状况,古特雷斯给出的判断是,当前新冠疫情的发展态势表明,自由市场无法为所有人提供卫生保健。虽然我们都在大海上漂荡,但有人在超豪华的游艇上,而其他人则只能仅仅用手抓住沉船的碎片随波逐浪。

因此,疫情暴露了一个事实,即这个时代的特征就是不公平。用古特雷斯的话说:“世界上26个富人的财富与世界上一半人口拥有的财富一样多……我们经常听到这样一种说法,经济增长的浪潮能托起所有船只,但在现实中,不平等却沉没了所有船只。”

如何消除不平等?

很显然,美国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反种族歧视运动充分说明,人们已经受够了结构性的不平等和种族歧视。关于不平等和种族主义的根源,主要有两个:一是历史因素。历史上的殖民地在独立后只能生产原料和低技术产品,这是一种新殖民主义。二是男权政治(patriarchy,古特雷斯的说法)。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女性在政府、企业或家庭中都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

那么,如何才能消除这种不平等?古特雷斯给出的方向,是从改革国际组织开始。但他也指出,70年前脱颖而出的国家不愿意为改变国际制度的权力关系而思考一下如何改革。例如,这些国家不愿意改革联合国安理会和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构成及投票权。

为了消除人们对现实的不满和有力地应对当前的疫情,古特雷斯提出了设立一种“新社会契约”的设想。从他讲话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新社会契约”的核心内容是包罗万象的,其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第一,大力发展教育和数字技术;第二,“新社会契约”必须以公平的权力和公平的机会为基础;第三,要制定正确的劳工政策,通过设立雇员代表制的形式,在雇主与雇员之间建立一种富有建设性的对话机制,不断改善工作环境;第四,政府应该将税收的负担从工资转移到碳,为应对气候变化作出贡献;第五,要打破腐败与不平等之间的恶性循环。

“新社会契约”有助于落实联合国确定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能使年轻人生活得有尊严,能使女性和男性面对同样的前景和获得同样的机遇,还能保护弱势群体中的每一个成员。目前的现实是,全球政治经济体系并未提供重要的全球公共产品(如公共卫生、气候行动、可持续的发展以及和平)。新冠疫情暴露了自私自利与公共利益之间悲剧性的脱节,也暴露了政府结构与道德框架之间的缺口。

“全球新政”与中国理念

为弥补这一缺口,同时也是为了使社会契约成为现实,古特雷斯提出了建立一种“全球新政”的必要性。如何才能建立起“全球新政”?

首先,“全球新政”的基础应该包括公平的全球化,每一个人享有的权利和尊严,以及除了经济成功之外更重视天人合一、我们子孙后代“人的成功”。

其次,“全球新政”的核心内容是对权力、财富和机遇进行重新分配,建立一种各国都能参与全球治理的新模式。如果不能建立这样一种新政,我们就会面临更严重的不公平以及更多的不团结。

毫无疑问,古特雷斯所说的人类社会面临的各种问题,就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早就归纳的“四个赤字”的一部分。2019年3月26日,习近平主席在中法全球治理论坛闭幕式上的讲话中呼吁,我们要坚持公正合理,破解治理赤字;要坚持互商互谅,破解信任赤字;要坚持同舟共济,破解和平赤字;要坚持互利共赢,破解发展赤字。

应该指出的是,早在2013年,习近平主席就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高度概括“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五个世界”:一个持久和平的世界、一个普遍安全的世界、一个共同繁荣的世界、一个开放包容的世界以及一个清洁美丽的世界。而且,在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尤其在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世界繁荣、推动文明互鉴和倡导绿色发展等方面,中国也已作出了不容低估的贡献。

古特雷斯提出的“新社会契约”和“全球新政”,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有相通之处,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的任何倡议,都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换言之,如果“新社会契约”和“全球新政”能够成为现实,包括新冠疫情及其后遗症在内的一些问题或许能迎刃而解或至少得到部分解决,这个世界就能在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阳关大道上跨出一大步。(作者是上海大学特聘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