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胜利:号准“五眼联盟”的脉再治它

近期,“五眼联盟”对华政策上的“协同作战”更加明显。在美国方面发表立场偏颇的“南海声明”后,澳大利亚也在日前跳出来反对中国对南海的主张。我们必须警惕“五眼联盟”已经从过去一个情报共享机制,变成了美国的政治外交“工具”。

之前,在香港问题上,美、英、澳等“五眼联盟”成员国都对中国政府通过香港国安法表示不满;在华为问题上,英、美、加、澳更是在一定程度上不断造势并寻求合围。作为冷战时期形成的情报联盟,“五眼联盟”在政治和外交上的协调不断增加,在对华政策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对此我们必须高度关注。

首先,相对于美国庞大的联盟体系而言,“五眼联盟”虽然数量有限,不过在语言和文化方面具有高度的同质性,因而也被视为美国的核心盟国。在中美战略竞争加剧的背景下,“五眼联盟”频频充当反华急先锋,给中国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不过也凸显了美国对华强硬战略的曲高和寡,美国国际战略动员能力有所下降。

其次,随着中美战略竞争加剧,美国不仅在国内采取了“全政府”的对华战略,在国际上也不断拉帮结派,试图给中国制造更大的困难。为了达到目的,越是在情报方面依赖美国的国家,承受美国的压力也更大。例如,“五眼联盟”在对待华为5G问题上呈现较高的一致性,并非是因为华为5G产品真正对这些国家形成了安全威胁,而是与美国对这些国家三番五次施压密不可分。由于美国将中美高科技竞争视为核心竞争,对中国的华为5G技术不断进行打压。当然,从总体来看,世界上真正响应美国的国家并不多。

再次,我们须警惕在美国的压力下,“五眼联盟”成员在其他涉华问题,例如南海争端、“一带一路”倡议等议题上,进一步加快协调立场,意图给美国的反华战略制造声势。

不过“五眼联盟”毕竟只是美国庞大联盟体系中的一部分,美国试图通过“五眼联盟”合围中国,实际上也折射了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悲哀。多数盟国对美国政府的战略信任呈现下降趋势,对其战略追随减少,与以往“一呼百应”的国际动员能力相比,如今的美国国际动员能力显著下降。毕竟,在利益多样化、美国只为自己考虑的今天,那些盟国也有自己的利益考虑,并不会在对华政策上完全追随美国,诸如韩国、泰国、菲律宾这些国家,其矛盾态度已非常明显,不得不小心翼翼在中美之间寻求平衡。

因此,对待“五眼联盟”,我们还需要耐心和细心,其成员国之间在涉华议题上的立场和表态也有细微的“不同调”。例如,新西兰在一些问题上的态度就与美英澳等有所不同。这也反映了“五眼联盟”成员国并非都会主动与中国进行对抗。

换言之,如果不是因为美国政府毫无底线地对华施压,并且三番五次要求“五眼联盟”向其看齐,有的国家并不想与中国的关系过度激化,毕竟中国是这些国家的重要贸易伙伴,这些国家与中国也不存在核心利益竞争,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符合这些国家的利益。

当今世界各国之间的联系已经非常密切,各国在不同领域存在竞争与合作并存的态势,国家之间很难呈现泾渭分明的敌友关系,中国也并非“五眼联盟”中多数国家的首要威胁。今年是美国的大选年,如果发生政党轮替,美国对华政策是否会发生改变,对此这些盟国也是心知肚明,因而配合美国极端反华也许不会太长久,毕竟过于轻率地处理对华关系无异于玩火自焚,风险极大。(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