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晓嵩:让电影给华盛顿把把脉

9年前,一部被称为“2020预告片”的灾难电影《传染病》上映。故事主线是一个赴香港出差的美国人,意外感染了致死率极高的新型病毒,随着她的旅行,病毒很快传遍世界。但在美国疾控中心和世卫组织携手努力下,疫苗最终研制成功,世界“再”次被美国拯救。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片中很多场景都穿越到了现实世界。但这部电影却没有预见到,本该承担超级大国责任与义务的美国政府,反而错失时机导致疫情失控后,向中国甩锅推责,甚至打着“民主”的招牌,公然鼓噪中美“脱钩”。

不过,如果我们回头看很多美国电影,倒是生动地反映出当今美国“假民主真专制”的本质和恶果,甚至准确预见到当今美国政府的斑斑劣迹。

2001年,奥斯卡获奖影片《美丽心灵》的编剧将纳什的精神疾病同上世纪50年代“麦卡锡主义”盛行的时代大背景结合在一起。虽然没有直接描绘麦卡锡主义者近乎疯狂的反共宣传,却间接通过罹患“共产主义恐惧症”的数学天才,反映出麦卡锡主义极盛时期,脆弱的心灵受到的摧残和折磨。几十年后的今天,麦卡锡主义借尸还魂,重现美国。

2011年,科幻电影《特种部队:全面反击》,讲述了被恐怖组织替换的美国总统释放核武器,逼迫所有拥核国家同美国一起销毁核弹,这看似是惊天正义之举,却随即用更强大的战略武器胁迫世界。近年来,美国政府不断退群毁约,要求其他国家裁军,自己却扬言要重新发展核武器。

2015年,电影《大空头》影片结尾,一位主人公说“我感觉,几年后经济不好时,人们就会归咎于移民与贫民。银行拿着美国人民给的钱用来支付自己的年终奖,游说国会掐死(规范贷款与衍生品市场的)大改革。”两年后,特朗普政府为了改善经济、提升就业开始驱逐移民,启动美墨边界墙计划,并将美中贸易逆差和失业率飙升的黑锅甩给远隔万里的中国。

以前,美国电影总会让我们沉浸在“正义最终战胜了邪恶”的快乐中。今天,美国政府却用“人工现实”和“人造恐怖”给世界的未来营造出无尽的悬疑和惊悚。(作者是国际问题观察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