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强: 加速中美“脱钩”,FBI出昏招

近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通过互联网发布简体中文广告,公开在美国公民中募集中文翻译人员和所谓语言分析师。

一家美国政府机构招募翻译,原本无可厚非。联邦调查局在美国政府架构中,既是联邦执法部门,也是重要情报单位,常年在美国公民中招募小语种翻译人员,并保持1500人规模的外语人才队伍。但在中美关系出现重大波折的大背景下,联邦调查局专门突出精通简体中文的专业招聘,的确耐人寻味。

很明显,作为负责美国国内情报与安全的机构,FBI此举是一项旨在阻断中美人文科技交流的昏招,主要还是为现政府谋求连任的选战服务。疫情暴发以来,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于是加速甩锅中国,试图通过脱钩举动在选民中捞取连任资本。联邦调查局加大中文翻译招募力度,无非是想借此恐吓威胁在美中国留学交流人士,加速两国人文交流“脱钩”。

目前,美国联邦调查局有专门打击骚扰中国留学生和华裔科学家的“中国行动计划”,罗列一些莫须有的“窃取知识产权”和“非法获取敏感技术信息”等罪名,以此骚扰中国留学生,调查华裔科学家,制造恐慌气氛。有留学生透露,校方已经通知他们,在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关闭期间,美国联邦调查局将联系研究人员调查“中国政府非法从美国大学获得研究成果的行为”,FBI此举显然是试图编造指控,然后深入“地下”寻找“证据”来证明。他们招募的能说中文的美国公民缺乏对现代中国的了解,其中相当一部分从来没有到过中国。

FBI的行径已经引起中国留学生和华人社团的强烈愤慨,并对中美人文交流造成一定影响。但问题是,中国参与国际事务和交流不断增加,密切的中美人文往来使两国都从中受益,这是任何美国政客都难以否认的。联邦调查局局长雷尽管“雷人雷语”不断,也不得不承认“美国社会因中国移民以及每年约10万名留学生和研究人员而变得更加富裕”。

同时,这也反映出某些政客试图挑动美国社会反华气氛的险恶用心,是一项为冷战招魂的大败招。臭名昭著的“麦卡锡主义”泛滥于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其追随者打着清查“共产党分子”旗号,恶意诽谤、肆意迫害进步人士和华裔群体,极力将反共变成了美国外交政策的唯一选择。很明显,“麦卡锡主义”的幽灵又回到了今日美国。FBI一旦有了更多中文翻译人员,就可以从容炮制各种指向鲜明、精准打压的冤假错案,通过妖魔化和标签化中国在美人员,固化美国社会对华裔群体的系统性歧视,从而在美国社会制造更大分裂。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试图推动一项旨在更新《爱国者法》的修正案,有史以来第一次允许FBI无搜查令获取美国人的上网信息。对自己国家内部如此,对他国就更不必说。美国情报部门凭借美国科技优势,掌握了海量收集用户信息的后台工具,在全球监控“一切外国通信”,通过大数据挖掘和分析,引导网络战、信息战的精确打击。美国窃听盟国领导人,以及使用“震网”病毒打击伊朗核设施即是著名例证。

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曾披露,美国情报部门为获取中国军队情报,曾深度侵入中国电信企业计算机系统,并对华为公司和一家海底光缆运营商的专有技术进行窃密,获得了无数美国以外客户的通话和电邮记录。为确保美国经济优势,美国情报机关还常以国家安全为名头进行经济情报窃取活动。美国官员私下曾承认,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监控欧洲或亚洲贸易谈判代表,并利用监控结果帮助美国贸易官员和企业人士。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情报部门更是肆意入侵中国政府部门和企业计算机网络信息系统,大量窃取涉密信息甚至是核心涉密信息,其所作所为早已超出正常国与国的关系。把美国情报系统这些所作所为联系起来看,已经不是个别政客的利令智昏,而是一种全政府式的政治癫狂。

此外,在特朗普政府追求大国博弈战略的背景下,这也是FBI为之贡献的蠢招。美国情报系统长期各自为政、互相倾轧,为此还不得不出台了相关情报法划分各部门之间的利益关系。前有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揣摩特朗普心思一跃成为国务卿,并高调宣布参加未来总统竞选,出身助理总检察长的现任联邦调查局局长雷自然不甘落后,打“中国牌”显然是一条进入特朗普视线的便捷通道。只可惜中国不是苏联。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贸易国,是130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有世界最庞大的4亿中产阶层,这样的国家是区区几个会说中国话的翻译能遏制的吗?

鉴于FBI臭名远扬的间谍特务名声,我们需要将自家篱笆扎得更牢。在这之外,还可搬个板凳看他们的跳梁表演。(作者是国防大学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