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隆:阿以建交,“新中东”的风向标

阿联酋和以色列宣布将实现关系正常化,这是改变阿以关系和中东地缘政治格局的大事。

尽管此前阿拉伯国家中已有埃及和约旦与以色列建交,但这两国均属阿以冲突前线国家,领土曾被以色列占领,建交对双方而言算是化剑为犁、缔造和平。但对于从未与以色列发生直接冲突的海湾阿拉伯国家来说,情况复杂得多。特别是巴以冲突的其中一方巴勒斯坦尚未实现建国目标,阿联酋“越顶”与冲突另一方以色列建交,被巴方称为“背叛”。

阿联酋之后,可能会有更多海湾国家与以色列建交,这对以巴勒斯坦问题为首要议题的阿拉伯共同事业不啻为毁灭性打击。同时,阿以两国建交被认为有针对伊朗及其盟友之意,非但不利于中东和平,还将使地区国家阵营化,加剧紧张态势。因此,此事与埃及、约旦与以色列建交性质不同,意涵更丰富,影响更深远。

阿联酋等海湾国家改善与以色列关系,主要源于中东地缘政治环境的根本性变化。海湾国家对以色列态度的转变出于对自身面临安全威胁的重新排序,以及“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结盟逻辑。近年来,伊朗强势崛起,已被海湾阿拉伯国家视为直接威胁。相对而言,以色列从未直接威胁海湾阿拉伯国家安全,它们之间也没血海深仇。这样,伊朗就取代以色列成为它们的头号敌手。

从阿拉伯世界内部看,巴勒斯坦问题正被逐渐边缘化,不再是所谓“首要和中心议题”。部分阿拉伯国家将其工具化,作为拓展地区影响、提升软实力的抓手。如今,它们重新定义国家利益,试图放弃阿拉伯民族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语境下的“政治正确”,回归正常民族国家,不再被绑到反以战车上,而是试图用基于国家认同的民族主义,取代日趋衰落的阿拉伯和伊斯兰共同事业。

巴以冲突久拖不决,“两国方案”进展停滞,也促使阿拉伯务实派接受以发展和民生为导向的新解决方案。这种观点认为既然按照“两国方案”高标准建国暂时无望,不如缓和与以色列的关系,降低目标,先行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在部分巴勒斯坦政治精英影响下,阿联酋等海湾国家开始接受这种实用主义观点。

巩固与美国的同盟关系是阿联酋的另一考量。美国实现能源独立后,海湾国家与美国建立在“能源换安全”基础上的同盟关系面临考验。美国在中东战略收缩,增加了海湾国家的不安全感。阿联酋迎合美方遏制伊朗的中东政策,改善与以色列的关系,为与美国的联盟关系构建新的基础。

阿联酋“越顶”与以色列建交,还有边缘化哈马斯,反制卡塔尔、土耳其和伊朗等支持政治伊斯兰阵营的意图。“阿拉伯之春”以来,阿联酋展现出引领阿拉伯世界风潮的强烈意愿,试图打造“经济繁荣、强势政府、世俗主义”为特征的“阿联酋模式”。其地缘政治战略体现在遏制伊朗,在也门、利比亚等多场地区冲突中围剿政治伊斯兰及其背后支持者。与以色列建交,服务于遏制伊朗、土耳其、卡塔尔及其支持的政治伊斯兰力量。

另外,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也是特朗普政府年初推出的“世纪协议”的副产品,符合美以利益的“新中东”轮廓渐现。美国企图以“世纪协议”为突破口重新整合地区盟友关系,以支持以色列和遏制伊朗为线划分敌友关系,在中东建立新的政治和军事联盟。“世纪协议”不能带来巴以和平,但将对中东格局带来深远影响。

首先,巴以问题将不再是关乎中东战与和最大的事。如果更多阿拉伯国家倒向以色列,巴勒斯坦按“两国方案”高标准建国希望将更渺茫。以色列的地缘政治环境将大为改观,但也难达到解决巴以冲突、维护国家安全的目标。

其次,这将加剧阿拉伯世界的分裂,或将导致阿拉伯一体化梦想彻底破灭,以巴勒斯坦问题为中心的阿拉伯共同事业也将破产,阿拉伯国家将在新的起点上开启民族构建进程。

第三,中东“阵营化”趋势愈发明显。有了阿联酋的先例,如何处理与以色列的关系将成为摆在所有阿拉伯国家面前的课题。亲美或反美、亲以与反以、亲伊朗与反伊朗、支持或反对政治伊斯兰将成为划分阵营的重要指标,将加剧原有阵营间的对峙,并为地区局势增添新的矛盾。

最后,在对待以色列的态度上,阿拉伯国家普遍存在官方立场和民众情绪的严重分裂。因此,与以色列建交并不能使双方关系获得实质性改善,反而可能为有关国家政府国内的支持度以及在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软实力带来负面影响。(作者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海湾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