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明: 澳当局亲手撕下“新闻自由”虚伪面纱

近日,澳大利亚情报部门人员悍然突击搜查中国驻澳媒体记者住所,长时间盘问记者,强行扣押记者电脑、手机等,并要求记者不得对外报道搜查情况。澳方以可能违反澳反干预法等“莫须有”的名义粗暴侵犯中国在澳媒体记者和机构正当合法权益,严重干扰中澳正常交往和人文交流,毒化了两国关系,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

澳大利亚一向标榜其所谓“新闻自由”,本应尊重记者、保护他们的采访报道权,现实却大相径庭。澳大利亚已急不可耐,亲手撕下了自身所谓“新闻自由”的虚伪面纱,真面目暴露无遗。

2019年10月21日,澳大利亚主流平面媒体出现罕见大团结,头版齐齐“开天窗”。澳主要报纸纷纷涂黑头版文字,抗议政府的新闻限制措施。事出反常必有妖,澳方“新闻自由”的虚伪假面已被澳记者同行们识破!

去年6月5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悉尼总部和《每日电讯报》一名女记者住所遭警方突袭检查。澳广播公司此前报道澳军特种部队在阿富汗杀害平民涉战争罪。《每日电讯报》记者报道了澳政府试图大规模监听本国公民。外界普遍认为他们成为警方的突袭目标是“因言获罪”。事件引发澳新闻工作者集体抗议。在过去约20年中,澳大利亚通过了60多个法条限制“新闻自由”。抗议者认为这威胁到调查新闻的开展,损害公众知情权。澳《先驱太阳报》发出质问:“当政府对你隐瞒真相时,他们掩盖的是什么?”

无论澳方想掩盖什么,他们的虚伪面纱已遮不住其对所谓“新闻自由”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双重标准。“新闻自由”一词已沦为澳执政者虚假的“政治正确”。当他们通过媒体散布虚假信息,抹黑攻击别国时,他们说这是“新闻自由”;当媒体发表他们不愿看到的真实信息时,他们就选择政治打压。在“新闻自由”的大旗下,镣铐叮当作响,格外刺耳。

澳大利亚当局已经不满足将“黑手”单单伸向其国内媒体,甚至不顾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和中澳两国关系大局,野蛮粗暴突袭搜查中国驻澳记者住所。这既是澳一贯意识形态偏见使然和情绪宣泄,也是在追随“山姆大叔”,为虎作伥。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澳当局大搞有罪推定,意图将“莫须有”罪名强加在中国媒体头上,这种卑劣的政治算计终将竹篮打水一场空。中国驻澳记者严格遵守澳各项法律,有很好的职业操守。同各国驻澳记者一样,他们对澳怀有感情,与澳民众交朋友,以自己的辛勤工作增进两国人民对彼此的了解。他们所作报道完全基于采访对象的表述和公开信息资料,不存在也不可能干预澳内政、破坏澳国家安全。

反观澳当局言行,实乃劣迹斑斑。媒体日前披露,澳情报部门长期对华展开间谍活动,包括在华设立情报站、在中国驻澳使馆安装窃听器等,各种“实锤”证据堆案盈几,反华排华嘴脸昭然若揭。

澳国内一直有人鼓噪所谓的“中国渗透论”,却从未拿出一个实实在在的案例。澳方作为“五眼联盟”成员,肆意窃取别国信息和数据,危害别国主权和安全,甚至不惜迫害外国记者,对记者充满无端臆测和偏见歧视。如今却倒打一耙扮演起“受害者”,真可谓连最后一块遮羞布都不要了。

“山中贼”有形可见,“心中贼”无形难治。澳方如不能反观自照,放任反华排华的“心中贼”作祟,必将驱使自身继续做违背良心、害人害己之事。

澳当局对记者的粗暴野蛮行径,与“新闻自由”四个字格格不入、背道而驰,让人看到“麦卡锡主义”的幽灵。我们奉劝澳反华排华势力放下心中执念,拿出破除“心中贼”的勇气。破“心中贼”需要“致良知”,即万不可丧失良心,要时时刻刻用良心衡量自身所作所为会否为他人、为自己带来恶果,用良心克制利欲。

如果澳方执迷不悟,不讲良心,执意在反华排华道路上不撞南墙不回头,我们也只能奉劝一句“养蛊必遭反噬”。澳方用制造“白色恐怖”的方式压制不了中国的浩然正气,搞寒蝉效应也阻挡不了国际社会有识之士的正义之声。(作者是国际问题观察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