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国:不必理会围绕中欧投资协定的杂音

国家主席习近平14日晚在北京同欧盟轮值主席国德国总理默克尔、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以视频方式共同举行会晤。中欧领导人确认,加快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实现年内完成谈判的目标。

今年是中欧建交45周年,“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谈判是当前中欧关系中的重要优先事项之一。协议谈判已历时7年,若在2020年底完成,将取代中国与27个欧盟成员国中的26个国家之间订立的双边投资保护协定,成为中国对外签订的第一份包括市场准入的双边投资协定。该协定将为今后5到10年中欧经贸关系发展划出时间表和路线图。对中欧双方而言,不仅具有经济意义,也具有战略意义。

CAI谈判核心内容主要包括投资保护、市场准入、投资监管、可持续运营发展四个方面。与传统的投资协定相比,CAI谈判的主要差异是引入了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的管理体制,关注国有企业的“竞争中立”,推动高端服务业更高层次的开放。

中欧双方对努力推进协议谈判的态度是积极认真的,特别是欧方表态愿意在年内达成协议,对克服谈判中的一些障碍起到了很大作用,目前双方正就负面清单等问题交换意见并寻找解决办法,分歧在不断缩小,离双方可能达成的目标越来越接近,相信年内应该会取得重大进展。

同时,我们也看到,双方在谈判过程当中仍面临一些焦点与难点。一是市场准入的要求。欧盟希望拓展互相投资开放的领域,要求双方企业在对方市场拥有对等的市场开放权限,因此协议最后达成的负面清单应尽可能短。应该看到,近年来我国已逐步缩减负面清单长度,目前18个自贸区及海南自由贸易港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共30条,全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33条,未来还将进一步缩小。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信心与决心坚定不移,相信中欧双方能够就此问题不断缩小分歧。

二是对等开放问题。欧盟认为在华欧洲企业没有获得与中国本土企业相同的待遇,因此希望中国可以为欧洲企业提供开放的市场、公平的竞争环境,使欧洲企业在华不仅可以享受机会平等、权利平等,还可以享受规则平等;认为中国国有企业获得了政策优惠,因此希望在投资协定中纳入“竞争中立”的内容。欧盟的这一感受与事实存在距离,根据世界银行今年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中国营商环境在全球排名已跃升至31位,较上一年提升15位,是全球营商环境改善最大的10个经济体之一。今年是中国《外商投资法》实施第一年。在改善营商环境方面,中国将进一步加大力度,持续推进建立一个以市场化、国际化、法治化为主的市场经济体系,尤其是在金融服务开放方面,中国已经出台了多项政策,吸引到相当数量的欧洲金融机构把目光投向中国走向开放的资本市场。

三是经贸活动的政治化解读问题。欧盟内部有部分声音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抱有偏见,认为中国与东欧“16+1”合作是试图分裂欧洲;认为将中国定义为制度性竞争对手,意味着今后应从坚守欧盟价值观的态度出发看待中欧经贸关系,将其与香港、新疆及人权问题挂钩。应该看到,中国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不搞价值观输出,不会把自己的制度强加于人。中国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把世界看作是一个百花园。欧盟一些人将中国看作制度性竞争对手,彼此间是你来我往、你争我夺的关系,显然是对中欧关系的误判。中国无意向欧洲输出价值观,无意分裂欧洲。中欧在某些领域存在竞争和分歧,这种分歧也应通过对话合作的方式来协调和解决。中欧间没有地缘政治方面的根本性冲突,反而在支持多边主义、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关注气候变化等方面存在广泛共识。在中欧关系发展史上,每到关键时刻都会伴随着一些杂音,但欧洲的有识之士,特别是放眼全球化未来的政治家,都不应该理会这些杂音,迎合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及全面“脱钩”政策。

目前,德国正在逐步摒弃这种不公平不公正的观念,其他一些欧盟国家也在跟进。中欧弥合分歧的核心是扩大交流、增进互信,就经贸方面而言,目前中欧间商会交往比较少,双方共同参与的展会也不多,未来一段时间尤其需要发挥好商会作为中介组织的作用。在新冠疫情以前,中欧间航班是中国国际航线班次最多的。在严防外部输入同时,逐渐推动中欧航班进入恢复期。

由于欧盟涉及27个经济体,不同国家之间的诉求存在差异,内部关系复杂,决定了CAI达成一致并非易事。新冠疫情及中美摩擦加剧的大背景,以及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都给谈判带来挑战,最终共识的达成仍需要双方不懈努力。中欧间有矛盾、有分歧,但双方合作的诚意和互信大于那些试图破坏和分裂我们的因素。中欧合作不但将给双方,也将给全球发出正面信号:加强互信、推动合作,以对话和谈判解决分歧,仍是国际社会交往的主流。(作者是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