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会荣:白俄罗斯危机,俄精心应对有章法

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14日访问俄罗斯并与俄总统普京会面。据俄媒报道,普京在会谈中表示,白俄罗斯人理应在没有外部干涉的情况下解决本国问题。早在白俄罗斯8月爆发抗议之初,普京就已力挺卢卡申科,并称俄罗斯不能对白俄罗斯事态无所谓。确实,俄罗斯不能什么都不做,因为白俄罗斯属于俄罗斯的核心利益。

首先,白俄罗斯是俄罗斯西部方向与北约之间最后一块安全缓冲区。白俄罗斯也是莫斯科通往西部前哨和飞地——加里宁格勒的捷径。俄罗斯在白俄罗斯建有两个军事设施,一个是在巴拉诺维奇部署的导弹进攻预警系统,另一个是在维列伊卡设立的海军通信枢纽。俄罗斯还多次提出希望在白俄罗斯建立军事基地。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让白俄罗斯发生“颜色革命”,建立亲西方的政权,让北约进驻到自家门口。

其次,俄白联盟是俄罗斯在后苏联地区推行一体化的支柱。俄罗斯早在1993年出台的首份外交文件《俄罗斯联邦外交构想基本原则》中,就明确把后苏联地区看作特殊利益区。其中俄白联盟是内核,也是后苏联地区一体化的根基,向外拓展依次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俄罗斯不能允许白俄罗斯建立反俄政权,那将直接威胁俄白联盟以及后苏联地区一体化进程。

第三,俄罗斯在白俄罗斯有经济利益。俄罗斯每年利用经过白俄罗斯的管道向欧洲出口原油6000多万吨,约占俄原油总出口量的1/4,出口天然气约400亿立方米,约占俄天然气总出口量的1/5。俄罗斯是白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最大投资伙伴,很多俄企在白天然气运输、炼油厂和加油站持有股份。如果白俄罗斯出现动荡或两国关系恶化,俄罗斯在白的经济利益必然受损。

最后,白俄罗斯是俄罗斯最亲近的国家。如普京所言,双方在种族、语言、文化和精神等方面非常相近,相互有数十万的直接亲属关系。俄罗斯人和白俄罗斯人都是从基辅罗斯人分化而来,俄语和白俄罗斯语都源自东斯拉夫语。后苏联地区仅白俄罗斯将俄语定为国语。白俄罗斯的东正教区服从俄罗斯东正教区管辖。白俄罗斯至今仍生活着约107万俄罗斯族居民,俄罗斯仍生活着约56万白俄罗斯族人。两国1999年签署《建立联盟国家的条约》后,在很多方面给予对方公民与本国公民同样的待遇。

虽然力挺卢卡申科解决白俄罗斯国内问题,但在白俄罗斯局势中,俄罗斯需要选择合适角色以及介入的方式和尺度。

如果选择作为“竞赛选手”强势进场参与角力,其利在于可以迅速给敌人以有力打击,有效维护自身利益。其弊在于自己将直接陷入到矛盾中,并与矛盾其中一方为敌,在国际舆论中处于不利地位。能让俄方采取强硬政治或军事行动的最大诱惑是俄白合并,白俄罗斯成为俄罗斯的行政区。但此目标极难达到,因为合并在白俄罗斯缺乏民意基础,而且也很可能招致西方进一步制裁,对俄方来说风险太大。

如果以矛盾的协调者身份出现,保持低度介入,其利在于相对超脱,可以根据形势发展随时调整策略。其弊在于可能矛盾双方都不认可,在其他第三方强势介入的情况下,自身对于事态发展影响有限,较难维护自身利益。白抗议活动发生后,西方力挺反对派并对卢卡申科政府施压,如果俄罗斯不给予卢卡申科政府有力支持,那么白局势会有向着“颜色革命”发展的风险,反对派中的亲西方代表有可能夺权。

俄罗斯目前选择的角色是卢卡申科政府的“场外后援”,明确支持卢卡申科政府。但具体如何支持,俄罗斯需要权衡成本和风险。卢卡申科政府已决定在宪法框架下与民众对话和平解决问题,白俄罗斯国内局势趋稳,俄罗斯没必要从外部强势干预,从而失去转圜余地。目前,俄罗斯主要给予卢卡申科政府政治支持,强调尊重法律,支持白俄罗斯人民自主解决问题。经济方面,承诺将向白政府提供15亿美元贷款。军事方面,除了组建后备力量,俄罗斯尚未采取更大行动。这样做是因为俄方不想自身被外部因素完全捆绑,导致政策失去灵活性。

除了白俄罗斯,欧美也是影响俄罗斯决策的关键因素。俄罗斯需要利用这一事件通过斗争争取合作。一方面,俄罗斯需要揭穿欧美为了权力和利益而假借民主之名颠覆合法政权的阴谋,反对其罔顾白俄罗斯法律和客观事实以及多数民众的利益诉求,粗暴干涉白内政,从而影响白俄罗斯与欧美关系正常化的进程,并防止街头运动颠覆合法政府的“病毒”波及自身。

另一方面,俄罗斯也需以白俄罗斯事态为契机缓和与西方关系。为此,普京与德、法、欧盟领导人进行磋商,争取共识,要求其不要干涉白内政。普京还指责乌克兰和美国特工部门诱惑雇佣兵过境白俄罗斯以嫁祸俄罗斯。俄外长拉夫罗夫点名批评乌克兰、波兰和立陶宛。显然,目前形势下,置身场外,在支持卢卡申科政府的同时保持对白局势的影响力,对俄方来说是更好的选择。(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乌克兰白俄罗斯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