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霄明:疫苗研发,日本为何挂起白旗

就在一些国家争分夺秒研发和生产新冠疫苗之际,在医学基础研究和技术开发领域排在世界前列的日本却似乎缺席了。目前,日本有关新冠疫苗的研发团队不足5个,至今只有一种疫苗进入一期临床试验。日本媒体通常会对本国在各领域的领先进行密集报道,但这次几乎没怎么出现有关本国疫苗研发的消息。日本医疗实验设备世界领先,免疫学研究基础雄厚且人才济济,这次为什么在疫苗研发上却早早挂出白旗了呢?

环顾其他领域,长年积累的基础研究成果帮助日本接连获得诺贝尔奖,精密仪器、工业材料仍令别国望尘莫及。但在新兴技术产业方面,比如通信技术、物联网、宇宙开发等,日本总让人感觉有点力不从心了。这次疫苗研发也是这样。在这背后,日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究竟发生了哪些微妙变化呢?

还是以疫苗研发为例。这首先要有病毒属性收集。中国、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在各自疫情暴发后都开始积累疫苗研发所需的病原样品,展开大数据分析并做研发途径设计,在较短时间内完成病毒属性定义,进入实质的疫苗研发。日本疫情虽然发生较早,但政府的力量以及所能动用的医疗资源(尤其专家学者)几乎全部投入到了疫情控制方面,在开始阶段没有余力顾及其他。尤其厚生劳动省,在抗疫过程中被广泛认为应对不力,对策每每落于后手,饱受批评。

日本有些中小企业和科研单位很早就想开发疫苗,但没有国家政策上的大力扶持,无法收集足够病原信息。本来向其他国家购买病原数据也算一种办法,但日本人对待数据细致、严谨,向来对他国数据信不过,宁愿失去时机也不愿购买引进,结果错失了疫苗研发的最佳时机。

国家财政捉襟见肘也使日本无法大量投入资金研发疫苗。疫苗研发周期普遍较长,前期资金投入巨大。现在日本国家财政入不敷出,特别是疫情期间发放各种补贴已经吃力,再没过多资金去扶持疫苗研发了。已经进入疫苗临床试验阶段的大阪大学科研团队,研究经费不是来自国家拨款,而是依靠和医药公司联合研发,由医药公司出资,而且也仅仅只够用在初期研发阶段。缺乏必要的财政支持,研发经费远比不上中美俄和欧洲国家,日本国民又怎能太过期待领先的成果呢?

其实不只是在疫情期间,日本政府对国内知名国立大学或研究机构的研究经费拨款正逐年减少,导致“国家队”的科研能力呈下降趋势。为了保证研究项目顺利进行,知名国立大学东京大学不得不自筹资金,将于今年10月开始每年发行200亿日元(约合12.8亿元人民币)的“大学债券”,聊补研究经费的严重不足。

社会文化方面,日本社会普遍的过于小心谨慎、不敢承担风险的性格以及“说空话的人多、担肩膀的人少”这一社会风气,关键时刻也在拉后腿。对已成熟的技术进行精雕细琢是日本人的强项,而面临危机和转折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和创新却非日本人所长。日本一些高阶官员和科研人员其实清楚新冠疫情的社会影响以及疫苗研发成功的意义所在,但其中不少人掂量的是,万一疫苗研发有闪失,他们要承担个人责任。“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理让他们无法全力支持和支援疫苗的“风险”研发。没有决策者力挺,疫苗研发自然落后,落后多了自然也就不得不放弃了。

眼下的现实是,疫苗研发不仅涉及巩固本国抗疫成果,还可为世界提供公共产品。我们看到,目前在疫苗研发领域走在前面的国家,大都能对科研机构给予从政策、资金到人员配置的有力支持。作为传统医药强国的日本,只有自我反思和改革,才能向着再次领先迈进。(作者是旅日华侨,中日青年产学联合会代表理事)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