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本富:产业自强呼唤创新型企业家

在美国不断的技术封锁、打压和挑衅下,我们的产业自强努力遇到不小挑战。为摆脱困境,政府能根据实际情况及时调整指导方针和产业政策很重要,在此之外,孕育出新一代的领军企业和企业家更为重要。而与以往不同,在产业自强的努力中更加呼唤新一代创新型企业家的出现。

有学者把企业家分为两类:套利企业家和创新企业家。套利型企业家通过将生产资源或产品在不同行业、不同区域之间转移而获利,促使市场从不均衡走向均衡状态;创新型企业家致力于创新活动,通过开发新技术或新产品拓展出新市场,打破旧的市场和产品生产过程。一定程度上讲,中国过去四十年经济发展造就的多是套利企业家,因为经营概念、技术都是借鉴别人的。当然,套利型企业也包含一定的创新,但更多是在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在技术层面突破不多。近几年,我们已经开始陆续出现一些创新型企业家,但与美国相比差距还很大。

我们正在进行的产业自强努力中,一个很严峻的任务是,如何把更多的套利型企业家变成创新型企业家。创新型企业家不仅善于将新的发明创造或者创意思路转变为经济效益,而且可以通过对研究开发活动的持续投入产生新技术,甚至参与一部分带有公共产品性质的基础研究并创造出科学成果,从而使原本被视为“外生”的科学发展和技术成果成为一个市场经济体系的“内生”产物,实现“科技-商业化-科技”的良性循环。

纵观其他国家产业发展的经验,孕育创新型企业和企业家的土壤有一定共性,笔者认为,可从以下几个方向努力:

一是要有向产业上游进军的意识,实现上游核心元器件的本土化供应是个大方向。未来,掌握上游技术不仅仅是产业竞争的需要,也将是市场的刚性要求。在贸易战的背景下,全球分工的底层逻辑正在发生变化,区域型及关联型的模式可能会成为主导,供应链的垂直整合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在产业链变短的情况下,研发投入的摊薄效应也将受到影响,谁能掌握上游技术和上游核心元器件,谁就能占据主动地位。

二是要善于沉淀技术,有进行跨界竞争的能力。在这方面,一些日本企业的做法,很有参考价值。2000年,全球彩色胶卷市场达到市场容量顶峰,此后随着数码相机的出现,彩色胶卷市场以每年10%的速度萎缩,著名的柯达公司惨遭淘汰。然而富士胶卷受益于其在开发彩色胶卷业务过程中掌握的许多核心技术,却最终凤凰涅槃。比如,为防止胶卷中的胶原蛋白氧化,富士掌握了先进的抗氧化技术,由此进入了化妆品和健康食品市场。

三是要保持技术创新动力,不要被资本过早绑架。技术创新型企业初始规模往往比较小,需要与中游或下游的大公司做更深度的绑定。对真正掌握核心技术的公司来说,刚开始由于受到各种产业和资本的加持,初步发展环境会比较好,但是类似于温室养花,早期的过度关注,以及与某利益方过早的绑定,可能会带来过早碰到天花板的问题。技术创新的活力是创新型企业的根本,如何在获得发展支持的同时保持技术创新的独立性和可持续性是对创新型企业家能力的考验。

四是要会借政策东风,建立全面能力。创新与科技不同,其本质上是一个经济概念,没有商业化应用价值的科技成果不能称之为创新。对于创新型企业和企业家来说,能有核心的源技术至关重要,综合开发下游的终端制造以及云端应用平台、渠道与品牌的全面能力,也是商业成功的关键。现在国家在大力推动以产业链为单位的规划和管理,对创新型企业家来说,如何更好地利用国家政策使自身拥有端到端的打通能力是重要问题。

总之,在未来产业的发展中,套利的机会将越来越少,创新型企业家将会成为主流,而掌控上游核心技术、创新为王将是对创新型企业家的基本要求。(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