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优明:那些非正常离任的大使们

美国现任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突然要离任了。消息一经传出,引发各种各样的猜测。有说是他自己不干的,也有说是美国国内要他走人的。

但凡大使离任,不外乎正常与非正常两种。正常离任的,无须多说。非正常离任的虽是少数,却也屡见不鲜。非正常离任,最常见的原因是与自己政府意见相左。这种情况下,大使们一般有三种选择。一种是谨守职业外交官职业要求,理解的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一种是老子不干了,愤而辞职。这需要有点勇气。大多数是介于两者之间,既不辞职,也不完全执行,做撞钟的和尚。

决意要走的大使,多数也会寻找一种相对温和的方式离开。最常用的,是以个人原因请辞,比如健康,比如回归家庭。不管理由是真是假,派出国政府乐得顺水推舟,安排正常调动。这样悄没声儿的,事情也就过去了。

有一些大使,却不愿这样默默离开,一定要公开表明自己的态度,闹出点动静来。远的不说,2018年,时任美国驻爱沙尼亚大使的梅尔维尔因不满政府的外交政策而公开辞职。梅尔维尔是位职业外交官,当了三年驻爱沙尼亚大使,曾服务过6位美国总统和11位国务卿。当时,美国总统指责欧盟“剥削”美国,“掠夺”美国人的“存钱罐”,把北约比作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一样糟糕”。这位大使听完,坐不住了,在接受驻在国媒体采访时表示,总统对欧盟的指责是错误的,他因此提出辞职。梅尔维尔说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走到这一步。他在自己的脸书账号上写道:外交官的基因要求我们支持国家政策。我们从一开始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果有朝一日你再也做不到这一点,辞职就是最体面的做法。

梅尔维尔是自己辞职的。与国内政见不和的大使们,也还有另外一种命运,那就是被国内解职。比如法国前驻匈牙利大使富尼耶。富尼耶在呈给法国总统办公室的一份机密备忘录中,竭力赞赏匈牙利的移民政策,称匈牙利是解决移民问题的“典范”。富尼耶大使当然是话中有话,暗含对法国政府移民政策的不满和批评。这是份内部文件,不知是无意还是有人故意,被泄露给了媒体。这一下子成了法国的新闻热点。在媒体追问下,法国总统马克龙不得不表示他不赞成富尼耶的观点,富尼耶的观点不代表法国的官方政策。马克龙紧接着放狠话暗示,要解雇这位大使。果然,第二天法国政府即发表公告,宣布总统将任命新大使接替富尼耶,等于是撤了富尼耶职。

相形之下,加拿大前驻华大使麦家廉的遭遇要恶劣得多。麦家廉是因为在孟晚舟的事情上说了几句公道话惹的祸。孟晚舟被加方非法拘捕后,麦家廉认为,孟晚舟完全可以在法庭上对美国的引渡要求给出强有力的反驳。他在一个公开场合建议孟晚舟指控美国政府的引渡要求是政治化的。麦家廉的话显然与加拿大政府不合,在加拿大国内,也被认为是政治不正确,招致猛烈批评。于是出现了加总理特鲁多公开要求麦辞职的罕见一幕。特鲁多直接发表声明表示,“我要求并接受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辞职”,立即生效。麦家廉大使也公开证实,他是应加政府要求,被迫辞职的。

还有一种非正常离任就是被驻在国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外交官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毋庸置疑一定是得罪了驻在国政府。如果是大使,那恐怕得罪得就有点狠。

英国前任驻美国大使达罗克就是这么一位。这位大使在华盛顿的时候,给英国外交部发了一份密件,其中对总统特朗普大为不恭,挖苦特朗普及其政府“无能”、“失序”、“缺乏安全感,”甚至还称特朗普的政治生涯已经处在崩溃边缘,并最终会“耻辱地结束。”这份密件也神奇地被捅到媒体上,并很快发酵为英美两个盟国间的外交事件。特朗普得知后很生气,在社交账号发贴对达鲁克反唇相讥,称达鲁克“在美国没有人喜欢他”,美国政府“不会再和这位大使打交道。”英国政府本来还想保一保这位还有几个月就要退休的外交老臣。特朗普一发话,达鲁克马上变成在美国不受欢迎的人,英国政府为避免两国关系受到更大损害,不得不把他召回。

美国经常会被别的国家要求召回自己的驻外大使。去年12月,美国政府就不得不召回驻赞比亚大使福特。事情的起因是赞比亚法院判处一对同性恋者15年有期徒刑。这一判决本来是赞比亚内部事务,却把福特惹恼了。福特先是对媒体痛批法院判决歧视同性恋,似乎还不过瘾,又专门以使馆名义发了一个长长的声明,对赞方口诛笔伐,从政府到法院,从宗教到社会价值观,数落了一个遍,还加上一层抱怨,说赞政府对他重视不够。赞比亚政府一怒之下,表示赞比亚不想再与此人合作。赞比亚政府因此向美国政府提出交涉,要求美国召回福特。赞比亚方面没有直接宣布福特为不受欢迎的人,让美国自己召回,算是给美方留足了面子。

赞比亚的邻国津巴布韦也差点把美国驻津大使尼科尔斯赶回国。今年七月,津巴布韦执政党发言人对外宣布,美国驻津大使尼科尔斯向反政府组织提供资金援助,还协助策划暴力事件,训练叛乱活动,并称这位大使象一个“恶棍”。津方一度威胁要将尼科尔斯宣布为“不爱欢迎的人”,驱逐出境。

大使非正常离任当中,最糟糕的情况莫过于遭到驻在国的驱逐。马来西亚、委内瑞拉和摩尔多瓦前几年都曾先后以“不受欢迎的人”直接驱逐过外国大使。

再回过头来看布兰斯塔德的离任。正当人们纷纷猜测布兰斯塔德辞职原因的时候,有消息说,他是被特朗普总统召回国内助选的。这个理由听起来有点牵强。不过,至少有一个借口总比没有借口强。(作者杨优明是前驻外大使、前驻美国使馆公使衔参赞)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