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贵洪:世界期待一个更强大有效的联合国

第75届联大刚刚开幕,世界进入“联合国时刻”。22日开始将进行一般性辩论,并举行纪念联合国成立75周年、生物多样性、妇女问题、消除核武器等多场高级别会议,以及以新冠疫情和反腐为主题的两次特别会议。

今年联大相关纪念活动的主题是“我们想要的未来,我们需要的联合国:重申我们对多边主义的集体承诺。”由于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并造成全球性危机,会员国面临根本性问题:想要什么样的未来?需要什么样的联合国?由于会员国特别是大国对同样的问题有不同的理解和答案,采取的政策和行动往往相互背道而驰而不是相向而行,世界来到一个历史关口,联合国也处于十字路口。

要多边主义还是单边主义?每个国家都有权运用自己的力量、通过自己的方式实现其利益和目标。但单边政策和行为不能损害他国的利益,要符合国际社会的基本价值和规则。而且,世界上越来越多的问题是跨国性的,通过多边方式才能得到真正的解决。当然,我们需要的是有效的多边主义,即能通过解决全球问题和应对全球威胁,为多数会员国提供更好服务的多边主义。

要团结合作还是对立对抗?世界是多样和多元的,不同的历史、文化和国情会产生不同的利益、制度和价值。但世界又是相互依存的。气候变化和大流行病把人类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少数国家或把自身利益凌驾于国际公共利益之上,或把国内危机转嫁到国际社会,或无视国际规则和国际责任,这只能造成对立和对抗。面对国家之间的不同和多元以及由此引起的分歧和竞争,团结合作才能减少和避免冲突。

要开放包容还是脱钩断链?面对新冠疫情大流行,很多国家减少和限制国际交往,主要依靠自身力量应对危机。作为短期和应急措施可能是有效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要真正走出危机,恢复经济和社会的活力,还是需要开放和包容。而如果出于政治原因,对别国采取脱钩断链的政策,那可能是找对了病症,但开错了药。当然,真正的开放包容应该是平衡和对等的,也才能是持久的和稳定的。

面对这些选择,联合国的答案是多边主义、团结合作和开放包容。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和刚刚上任的第75届联大主席博兹克尔近日都表示,作为在国际体系中基于规则的多边主义及合作主要平台,世界对联合国寄予很高期望。事实上,战后世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面临如此严峻的挑战,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需要联合国团结国际社会共同应对挑战。

面对疫情中和疫情后的世界,联合国如何捍卫多边主义,并引领世界走出危机、重回正轨?

一是要总结过去75年联合国的经验教训。即将举行的联大一般性辩论会是总结联合国75年历史的重要契机。总结过去以启发未来也是年初启动的有史以来最大规模全球对话的重要内容。联合国在维和建和、可持续发展和人权保护等方面都有创新性实践和贡献,但在面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解决地区争端和冲突、消除南北贫富差距等方面又显得力不从心。总结经验教训有利于联合国更有效地开展工作。

二是要找到有效应对全球性挑战的方案。国际社会面对的恐怖主义、气候变化、公共卫生等全球性挑战是联合国成立时所没有或不突出的问题。75年来,联合国的目标和重点从安全扩展到发展又延伸到人权。但联合国并没有形成有效应对全球性挑战的系统性方案和制度性路径。或者说,联合国是围绕国家性、国际性和传统性问题开展工作,而缺乏就非国家性、全球性和非传统性的挑战制定切实可行的议程。而后者正是联合国未来的工作方向。

三是要团结国际社会各种力量实现其使命。联合国是政府间国际组织,主权国家是基本行为体。这仍将是未来国际秩序的基本事实。但在应对跨国挑战中,那些超国家、次国家和非国家的角色和力量往往能发挥独特的作用。无论是在维护和平与安全,还是在推动可持续发展和促进人权人道方面,联合国都需要团结和整合这些力量,更好地为“我们联合国人民”服务。

第二次世界大战催生了联合国。战后75年的历史证明联合国是不可或缺的。疫情后的世界,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强大和有效的联合国。(作者是复旦大学联合国与国际组织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