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伟: 劫贫济富?美2万亿纾困资金去哪了

近日,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上龃龉不断,迟迟不能达成一致。所谓的“纾困”计划已经成为两党争权夺利的工具,各有算计。不仅如此,美国国会3月底批准的大约2.2万亿美元新冠疫情纾困计划(CARES法案),其巨额资金的流向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首先,小企业援助计划存在欺诈和滥用。作为第一轮纾困计划中的关键组成部分,薪酬保护计划(PPP)的初始计划资金达3500亿美元,原本是为在严格社交隔离措施下难以生存的中小企业和私营业者提供贷款帮助,补充资金。特朗普在4月进一步签署了额外资金支持协议,使得该计划总额达6700亿美元。然而对该援助计划的最新分析报告显示,由于缺乏监督和问责机制,大量资金从需要资金的企业手中流失。其中,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流向已获得多笔贷款的企业,超过600笔贷款、总计9630万美元的资金流向了被禁止与联邦政府打交道的企业,另有1.95亿美元资金流向了以前被标记为“有重大绩效和诚信问题”的政府承包商。在用政府贷款数据库与获取资金企业的信息相对比时,还发现企业地址不匹配等若干问题。同时,根据美国国家经济分析局研究,贷款资金的地理分布与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部分企业分布也不存在关联。

其次,多位国会议员和政府高官被发现与纾困资金有染。仍以薪酬保护计划为例,根据美国小企业管理局(SBA)公布的部分接受贷款企业名单,至少有十名议员和三个国会小组成员与此有关联。特朗普总统也间接从这些项目中受益,其代理律师事务所正是受援助的企业之一。事实上,很多为特朗普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总统就职典礼和2020年竞选连任提供资金支持的公司,都在名单上面。据估算,曾经在2016年为特朗普提供竞选经费的捐助者所拥有或经营的100多家公司总计获得多达2.73亿美元的援助贷款。很多人怀疑还有更多议员、高官参与其中,但特朗普政府拒绝提供更多细节,接受贷款企业的完整名单只有美国财政部掌握,且部分资金去向不明。

另外,天量的纾困资金通过各种方式流入金融市场。按照构想,这些纾困资金应该流向那些受到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企业和个人。但在现实中,许多资金流向了金融市场。在英国,政府建立了一个系统,只要企业答应最终将员工雇用回去,政府就会在员工的无薪长假期间支付相当于其正常工资80%的救济金,最高可以达到每月2500英镑,德国也采取了类似做法。英国目前的失业率只有4.2%,远低于美国。通过计算可以发现,如果美国建立类似系统,则每月的支出只需要600亿美元左右,一个季度也不到2000亿美元。美国现在已经花掉超过2万亿美元,而失业率依然是两位数。这些钱都流向哪里了呢?根据路透社的数据,仅在上半年美国共同基金和ETF投资净流入量就达到8600亿美元。而美国政策研究所的最新报告显示,从3月到9月15日,全美643名亿万富翁的财富上涨8450亿美元,涨幅29%。许多富豪也趁股价大涨之际,疯狂套现。自3月份以来,亚马逊的股价几乎翻了一倍,其创始人杰夫·贝索斯今年已累计套现约72亿美元。

目前,在两党的算计中,新一轮纾困计划谈判陷入僵局,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失去了联邦失业救助,联邦小企业贷款计划告终,联邦对于租房客的驱逐禁令期满,学校在没有联邦援助承诺的情况下开始了新学年。在两党没有就新一轮纾困计划达成协议的情况下,美国经济面临的风险每天都在增加,不仅是对现有失业者的“釜底抽薪”,也可能通过打击企业和地方政府制造更多失业者,加剧裁员潮。可以说,美国民众承受着社会上新冠疫情和国会中“政治疫情”的双重打击,大批失业者面临着雪上加霜的困境。(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学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