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来旺: 翻新“中国威胁论”,美国深陷迷茫

日前,美国国土安全部发布首份《国土安全威胁评估报告》(Homeland Threat Assessment),报告长达26页,相当篇幅列举了中国和俄罗斯等国所构成的包括网络安全、外国影响力等在内的一些所谓主要威胁,美国在炒作“中国威胁论”方面再次翻新花样。

这些年来,美国在国际上带头炒作“中国威胁论”,诸如“中国军事威胁论”“中国经济威胁论”“中国人种威胁论”“中国文明威胁论”“中国环境威胁论”等等,不一而足,现在又抛出所谓“中国本土威胁论”。该报告提出,美国面临着中国在包括网络安全、外国影响力、供应链等方面构成的潜在威胁。应该说,在目前中美关系的氛围下,继续炒作“中国威胁论”已经成为美国一些政客们的日常,他们不断煽动反华气氛,该报告翻新“中国威胁论”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因此,对于该报告罗列的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本不值得一驳,倒是该报告反映出的几个问题再次说明,美国行政当局在不断翻新炒作“中国威胁论”时已完全陷入自我战略迷茫。

首先,就履行国土安全的职责来看,美国国土安全部自身是否在堕落?国土安全部是美国政府在“9·11”恐怖袭击事件后设立的一个联邦行政部门。2002年11月25日,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在白宫签署《国土安全法》,宣布成立国土安全部。这是美国自1947年成立国防部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政府机构调整。按照当初的规划,国土安全部负责国内安全、应急事务处置及防止恐怖活动,主要涉及的是狭义的安全概念,在其主要职责反恐领域内中美曾进行过不错的合作。去年美国国会曾经通过一项《国土安全威胁评估法案》(Homeland Threat Assessment Act),该法案要求美国国土安全部情报与分析办公室评估未来5年影响美国国土安全的恐怖威胁。不久前的美国《国会山报》也报道,国土安全部在政治审查的三份报告草稿中说,白人至上主义者所构成的威胁比外国恐怖分子的直接威胁更为重要,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是美国主要的国内恐怖威胁。尽管国土安全部的职责如此明确,现在面临的任务也很艰巨,但它还是不顾自身职责定位加入到了极端反华阵营,继今年7月宣布成立“中国工作组”后现在又抛出这份报告。

其次,传统威胁与非传统威胁如何界定?一般情况下,在美国的政策语言中,对于传统威胁、非传统威胁概念的分类是相对清晰的,与之相应也会有不同的政策决策和执行方式。但是,在国土安全部日前的报告前言中称,希望美国民众通过阅读该报告,不仅更清楚了解目前美国面对的传统威胁(traditional threats)如恐怖主义、有组织犯罪,而且更清楚了解对美国国土构成威胁的国家政权如中国、俄罗斯和伊朗。这不仅颠覆了大家一般意义上理解的传统威胁与非传统威胁,也将威胁的概念模糊化和泛化,以国家为整体,反映出其理论和政策概念上的混乱。

第三,“软实力”优势究竟在哪里? 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以美国大国实践为蓝本首创的软实力概念,本来是美国在世界上引为自豪的“优势利器”。由于软实力在国际关系中的影响日增,世界主要大国在注重硬实力建设之时,也十分重视增强自身的软实力。各种软实力间既相互竞争较量,又相互吸引、融合。但似乎作为软实力滥觞之地的美国已经忘却了软实力的内涵和优势,随意地将中国的正常活动套上软实力影响工具的帽子,大搞麦卡锡主义,严重影响双方的正常交流活动。

第四,战略树敌还是草木皆兵?美国土安全部长沃尔夫10月6日在推特上宣称,“来自中国的威胁将是美国人、美国本土以及我们生活方式面临的最长期的战略威胁”。众所周知,美国向来善于通过树立战略威胁来增强霸权地位。不过这两年美国的一系列战略报告中对“大国威胁”的定义还多集中在军事领域,而国土安全部的这份报告却妄称:“中国已经对美国本土构成了高度的网络间谍威胁,北京的网络攻击能力将会增强,中国对美国关键基础设施的威胁和潜在破坏能力正在增强”,中国针对美国公司的网络行动将集中在关键的制造业、国防工业基地、能源、医疗保健和交通领域,甚至指责中国影响到供应商和销售商,是对美国供应链完整性的最大威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美国的安全观发展到今天这样,感到“敌人”处处在威胁自己?这显示出美国严重的战略不自信。(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河南师范大学世界和平与发展研究院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