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飞腾:只看短期利益火中取栗很危险

最近一段时期,个别国家的政治人物访问中国台湾地区,在国际社会引发强烈关注。众所周知,台湾问题事关中国的核心利益,所有同中国建交的国家也均承诺过与台湾地区断绝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这已成为一种国际规范。

举凡一种被广泛接受的国际规范出现变化,总是离不开国际政治大气候和某些国家的国内政治小气候两方面的原因。目前,美西方部分势力欲将中美关系引向“新冷战”,试图通过加剧外部对抗缓解其内部矛盾,这种在国际层面挑起的博弈或将导致国际基本规范的濒临崩溃。虽然不少国际有识之士认识到,中美关系的发展将决定21世纪的国际格局,然而对于未来谁能主导大变局的走势,各方却有不同的认知。

一些国家的政治势力在这片国际政治迷雾面前丧失判断力,不顾本国政府与中国政府达成的协议,跟在美国后面狐假虎威、火中取栗,为了一己之私利,践踏联合国的基本准则。这样做不仅不能维护选民的利益,还可能断送本国的发展大局。这也从侧面证明,在当前政治利益格局混乱,民粹主义上升的氛围下,着眼长远规划和大局的难度。

当前应和美国打“台湾牌”的一些角色,或被美国的说教和利诱所欺骗,或一厢情愿地认为美国依然主导国际发展方向,因而在美方发出信号时产生了机会主义的行为。

从价值观上看,一些势力之所以不容易摆脱美国塑造的“政治正确”,根源之一在于美国的一套说辞曾代表西方社会前进的方向,例如20世纪70年代西方无论在经济总量占比还是世界经济交易中的权重,都遥遥领先于其他政治势力。基于西方经验总结的一套规范性认识,被写入了各种的教科书中,并在冷战结束后形成了“华盛顿共识”,蔓延至国际组织的规则,成了国际机构给中小国家融资和援助的紧箍咒,导致这些国家不敢对这些规则说不。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西方的危机进一步加重。一些中小国家的政客,看到了美国特朗普当政带来的巨大政治机会。对被西方改造过的所谓民主国家而言,在野党如果要执政,只有经过长期积累,拿出真本事,在履行正常的选举程序后才可以上岗。但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开启了一种先例,操纵民意普遍地成为捞取政治资本的手段。也就是说,选举政治成了不确定性的最大来源之一,即便是名不见经传的政客也会冒险放手一搏,一旦成功,收益巨大。

这些政客没有考虑到的是,这些收益在巨大的历史性转变中往往是守不住的。国际政治经济的一项基本经验是,政治关系和经济关系紧密联系在一起。政治关系发生大的转变后,经济关系也将随之调整。而一个大国的经济在经历长期高速增长之后,将产生巨大的政治和地缘影响力,进而改变政治经济交往的成本收益模式。

按照世界银行今年5月发布的报告,以购买力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已于2017年超过美国。事实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早在2014年就已经得出这个结论。现在世界银行也加入这个行列,只能说明美国已不是世界的标杆,世界各国应重新评估美国的地位和角色,认清自己的利益和角色。

中国取得成功是源于历史形成的世界观,即处理好自己与世界的关系,顺应形势,发展自己。截至8月下旬,世界主要国家的第二季度经济增长数据均已公布,中国成为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国家。以汇率计算,2020年中国占美国经济总量将首次超过72%,这是20世纪初以来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经济体的最大占比,将更大程度地改变力量对比和影响国际交往的规范。对于这种变化的潜在影响,各国都需要加以重视。

长期以来,中国爱好和平,愿意与世界上任何国家建立友好合作关系。我们真诚地希望能通过国与国之间的互惠、共赢合作,让世界更加和谐稳定。这应是世界各国共同努力的目标。(作者是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