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战:法国外交迈向“新戴高乐主义”?

法国总统马克龙最近外交动作密集,除了8月份两次访问黎巴嫩斡旋,还试图在利比亚及土希争端中发挥调停作用,并就白俄罗斯选举以及亚阿军事冲突明确表态。一些观察家说,密集外交活动,加上上任3年来对于法国和欧盟独立自主性的强调,让人再次看到了当年法国“戴高乐主义”外交的影子。

经历两次世界大战的戴高乐将军深知独立自主外交政策对法国的重要性。为此,他主张必须将防务独立和外交独立牢牢握在自己手中,在欧洲事务中占据主导地位,利用欧洲大陆相对均势达到集体安全,避免重蹈两次世界大战覆辙。从积极谋求中法建交打破美国对社会主义阵营的封锁,到抵制美国霸权一度退出北约,再到积极推动法德和解创办“欧盟雏形”欧共体等不难看出,戴高乐对于当时法国国际地位和未来法国发展走向有着理智认识:视美国为传统盟友但不盲从其霸权主张;认同意识形态对峙但不排斥共赢合作;以拉拢德国的方式避免其再次成为对立面并加强在欧洲内部的话语权,压制英国对欧陆的影响,推动欧洲一体化并在其中占据主导。

戴高乐时期独立自主的外交防务政策一直为第五共和国总统所沿用,无论出身左右,直到萨科齐时代这种传承才被打破。

2017年上台的马克龙虽非法国建制派,但其作为银行家的经历以及“巴黎政治学院+法国国立行政学院”的法国典型政治家教育经历,都决定了他对影响了法国半个世纪的“戴高乐主义”有着天然认同感。近些年来,法国国内有关“戴高乐主义已死”的说法不绝于耳,尤其被认为是“戴高乐主义最后继承人”的前总统希拉克去年9月辞世后,不少评论说法国的“戴高乐主义时代”已经结束。但声称自己非左非右的马克龙在外交上却似乎越来越表现出对“新戴高乐主义”的追求:面对当前这届美国政府的自私自利,敢于坚持独立自主、维护本国主权;坚定维护欧洲内部团结,持续推动集体外交防务政策,联合德国维持欧盟统一,协调联盟内部的“南北”“东西”矛盾;与中日印等亚太国家保持互动,抵制单边主义冲击,谋求新的战略合作格局;在中东和非洲也动作频频,加强法国在两大区域的影响,维护自身战略利益。

当然,马克龙的“新戴高乐主义”能否稳定成形面临诸多挑战。

首先是对美关系和跨大西洋联盟观。美国是法国传统盟友,但当前美国政府对欧洲的态度迫使欧洲国家重新思考对美关系定位。即将举行的美国大选,也为法美关系未来走向增添了不确定性。其次是欧盟内部团结面临挑战,随着英国脱欧,欧盟内部实力平衡被打破,法德能否携手化解“南北”“东西”之争将成为影响未来欧盟走向的重要因素。最后是区域外交困局。受跨国恐怖主义和难民涌入影响,法国既要维护在非洲、中东、远东和东南亚的传统战略利益,又要扩大国际合作,在全球治理中争取更多话语权。这些因素虽与戴高乐时代有一定相似性,但马克龙要想化解困局,显然还需要在“戴高乐主义”上加以改革。

尽管马克龙式的法国外交“新戴高乐主义”尚未成形,当下国际格局也与戴高乐时代有着显著差异,但这些外交尝试客观上为法国破解外部困局提供了一些新思路,在受疫情冲击、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的形势下,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维护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的作用。法国外交“新戴高乐主义”前景如何,值得进一步观察。(作者是武汉大学外语学院副院长,法国研究中心、中法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主任;孙小涵,武汉大学硕士)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