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友骏:菅义伟首次外访为何选东南亚

日本首相菅义伟正在东南亚访问,先到越南后去印度尼西亚。这是菅义伟上任以来的首次外访,国际舆论普遍关注的一个问题是,为何菅义伟首访选择两个东盟国家而非传统盟友美国?笔者认为,原因主要有以下方面。

首先,对美国总统选举的“政治避嫌”。从对外政治的视角来看,日本新领导人上台后的首次出访地一般都会选择本国的核心盟友或主要伙伴国,以此来夯实双边层面的战略性合作关系。战后日美两国结为同盟关系后,日本新任首相的首访地一般都会指向美国,以此彰显对美国盟友关系的重视,同时昭示日美同盟是日本新政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但这次时间节点极为敏感,即11月初美国即将举行总统大选。而就目前选情来看,共和党候选人、现任总统特朗普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之间呈现出势均力敌态势。如果菅义伟选择此时造访华盛顿,很可能会被认为公开表态日本支持特朗普连任,被理解为对特朗普进行政治“押宝”。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2016年美国大选时日本政界实则普遍看好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并对其展开过一系列政治声援。但当年美国大选最终结果却令日本大跌眼镜,之后便出现时任首相安倍晋三在特朗普宣布当选后就匆忙飞往美国实施“祝贺+赔罪”外交的戏剧性一幕。经历2016年美国大选中的“赌博失败”后,这次日本政界及媒体就美国选情基本保持“中立”,不愿在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选边站”,避免对两位候选人“押宝”。有鉴于此,菅义伟首访绕过美国可以理解。

其次,越南和印尼本身也是日本在东南亚地区的代表性合作伙伴,是接下来日本拓展“印太战略”的主要“支点国家”。毋庸置疑,“印太战略”是菅义伟新政府继承安倍政府的主要政治遗产之一,更是其拓展对外战略的主要抓手。总体上,菅义伟政府将凸出日版“印太战略”的特征,即一方面强调经济合作的基石作用,另一方面“缄默式”地融入安全因素考量。有鉴于此,无论作为主要经济伙伴还是作为重要安全伙伴抑或政治伙伴,越南和印尼成为菅义伟的首访对象国都在情理之中。

从政治视角看,越南和印尼均为东南亚地区性大国,在东盟内部具有较强影响力。同时,越南担任2020年东盟轮值主席国,印尼则是东盟国家中唯一的G20成员。东盟峰会及G20峰会都已计划11月择期举行,菅义伟政府显然希望对接下来的东盟峰会及G20峰会形成一定政治影响,甚至希冀构建特定议题的“政治盟友”,扩大日本与这些政治伙伴的“最大公约数”。由此,菅义伟此访中抛出的各种议题及观点,都可能成为日本在接下来G20峰会等一系列地区及全球会议中的主要诉求。

从经济视角看,东南亚国家是日本调整产业链、供应链的主要合作对象。菅义伟此行的主要议题之一就是“供应链调整”,而所谓的调整就是将部分零部件或成品的生产基地从制造成本较高、限制性条件相对较多的其他地区,转移至成本相对较低且限制条件较少的东南亚地区,降低以日本技术为核心的整条供应链的绝对性成本,整体性提升日本产品的出口竞争力和市场竞争力。自安倍政府公开支持日本企业回迁或转移生产基地以来,日本经济产业省及其下属的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已选定了一批政策支持对象。有鉴于此,菅义伟此访也是为接下来日本的经济行为做政治铺垫,简言之就是“以政促经”,希望包括越南、印尼等在内的东南亚国家能够更顺畅地接纳日本企业,接纳日本投资。

另外还需注意的是,就全球经济发展而言,东南亚地区的总体表现相对较好,已实现连续多年的经济稳步增长,东盟国家中产阶层规模也在不断扩大,消费潜力与日俱增。因此,对日本而言,东南亚地区不仅是单纯的生产基地、原材料来源地,更是日本产品的现实或潜在消费市场,甚至是未来日本外来投资的主要来源地之一。从这个层面看,对于国土面积狭小、人口规模持续缩减的日本而言,东南亚地区就是一个具有无穷魅力的“宝藏”。

综上所述,这次越南、印尼之行充分反映着日本菅义伟政府对外战略的取向与内涵,也是其朝向既定目标正式迈出的第一步。(作者是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