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蓬佩奥是亚洲国家须谨慎对待的毒药

在完成了临时增加的访问越南行程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结束了他本周一开始的亚洲之行。越南与中国有海上领土纠纷,但两国之间又有着对越南来说规模最大的对外贸易,两国还都是社会主义国家,双方关系厚实、重要而且微妙。

蓬佩奥之前一路上都在骂中国,但到越南时他似乎收敛了。在蓬佩奥登机回国之前,越南和西方媒体对他此行的报道中,都没有他提及中国的内容,他只是对越方领导人有些话里有话地说,“我们尊重越南人民和你们国家的主权”,并且还被报道了几句构建地区安全、和平与繁荣等比较空洞的话。看来越方对蓬佩奥不要把越南当作攻击中国的另一个舞台施加了压力。

蓬佩奥巴不得一路访问的五个国家跟着他一起宣誓共同对抗中国,但这“是他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雅加达邮报》一篇文章的语言)。蓬佩奥之前几站不仅攻击中国,而且还欺负有的小国,利用联合记者会的场合试图制造东道主与其分享共同对华态度的印象。不过人们都注意到了东道主与他表态的距离,当场或事后对他的讲话消毒。

很多人把蓬佩奥的这次访问看成是他的“告别之旅”。美国几天后就将大选投票,如果执政党输掉选举,蓬佩奥这一路谈的签的很多东西都要重新评估。特朗普如果继续执政,蓬佩奥也有可能被换掉。这些成了东道主们共同的心理活动。

蓬佩奥在斯里兰卡宣称中国是“掠食者”,而美国才是斯里兰卡的“朋友和伙伴”。这是蓬佩奥此访的主基调。而哪个国家不希望自己朋友多多的?当一个人走过来说,你原来的朋友是坏人,你要防备他,只与我好,这样的人该有多么讨厌。美国的国务卿怎么连这么点情商都没有?

马尔代夫1966年就与美国建交了,但美国不仅在马没设使馆,它的国务卿从2004年以来再没有到访过这个印度洋国家。蓬佩奥与马尔代夫“阔别16年后相见”,他怎么好意思在这个东道国骂对方的第一大投资国和游客来源国中国?马尔代夫人如何会不明白:如果不是中马关系大发展,你蓬佩奥会来吗?会许诺把美国使馆也建过来吗?

印尼主张的纳土纳群岛专属经济区与中国主张的海洋权益有重叠,双方较为成功地管控了这一分歧。蓬佩奥却无限拔高该分歧的意义,想把印尼变成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对抗的“前线国家”。他在羞辱印尼人的政治智慧,以为用几句廉价的撺掇就能改变雅加达的国家利益坐标。

越南与中国的海上纠纷点最多,但越南同时是中国的陆地邻国,双方交往十分紧密,利益关系十分深刻。蓬佩奥最近两年集中火力攻击“中共”,称共产党领导国家是“暴政”,但越共也是越南的领导力量,美国与社会主义中国的打法也对社会主义越南构成长远威胁。越南当然更有必要做好与中国发展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同处理领土纠纷之间的平衡,在此基础上做它与中国和美国关系的再平衡。

蓬佩奥是典型的破坏者,而亚洲现在需要的是建设。这里遍布纠纷,但没有让其中任何一个纠纷主导这个地区的理由。蓬佩奥想让他自己成为这个理由,所以他是这个地区的毒药。把毒药当药,只有非常谨慎、准确搭配使用才可能治病,但没有人会喝它。蓬佩奥来了,又走了,那些亚洲国家会把对他的记忆小心翼翼当毒药放在屋子的角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