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南枝:大选后,美国民粹主义会走衰吗

从目前选情看,拜登将赢得2020年美国大选。美国众多主流媒体欢呼“美国终将回归正常轨道”,甚至有分析认为,这标志着美国民粹主义的走衰。这种判断站得住脚吗?

民粹主义可以分为左翼民粹主义和右翼民粹主义,严格意义上,应该称为反建制主义。共和党和民主党实际上都深受特朗普的右翼民粹主义与桑德斯代表的左翼民粹主义的影响,整个2020年美国大选进程表现出的两党政治极化的急剧恶化就是其产物。如果深入分析此次大选的具体数据,不难看出,与2016年相比,特朗普多赢得了至少700万张选票。尽管民主党、部分共和党建制派,以及部分华尔街金融资本、硅谷高科技资本和主流媒体等联手打压特朗普阵营,加上新冠疫情失控引爆美国经济严重衰退和大面积失业等因素,特朗普支持者对其的忠诚立场也相当坚定。并且其支持者规模在过去4年持续扩大。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以非洲裔和拉美裔为代表的少数族裔对特朗普的支持率有所上升,原因在于特朗普的就业政策惠及了部分少数族裔,美国收入最低的那部分工人(主体是少数族裔)的工资增长了将近5%,实现了20世纪以来美国首次收入和财富的持续下行再分配。与此相反,被视为特朗普铁杆支持者的欧洲裔白人男性对特朗普的支持率则从2016年的52%下降到2020年的49%,原因主要是不满于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和大面积失业、加上无法获得期待中的社会救济。这个“一升一降”的对比打破了特朗普支持者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说法,在相当部分选民看来,经济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当然,整体而言,肤色仍然是决定选票的重要因素:2020年大选中,56%的欧洲裔白人选民、12%的非裔选民、32%的拉美裔选民、31%的亚裔选民和40%其他族群投票给了特朗普,显然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来自欧洲裔白人,而拜登的主要支持者来自少数族裔。但是,上述“一升一降”对比提醒我们需要深入挖掘肤色背后的多重因素。

如果仔细看此次大选的选情地区分布,布鲁金斯学会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特朗普赢得了全美2497个县的选票,这些县加起来为美国经济贡献了29%的份额;而拜登赢得了477个县的选票,这些县主要集中在东西海岸,加起来创造了美国70%的GDP。继续深入到各州内部,可以看到无论红州还是蓝州,都有红有蓝,大多是城市偏蓝、农村偏红,形成“城乡对立”的格局。是否受益于经济全球化成为地区撕裂的根本因素,因此产生的贫富悬殊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缓解,民粹主义仍将在美国继续发酵。

此外,不是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导致右翼民粹主义泛滥,而是自由主义的衰落导致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大选、在2020年仍有大量支持者。盖洛普民意测验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底,自称“保守派”的美国人比例已经上升到37%,自称“自由主义者”的比例下降到24%,温和派为35%,美国社会整体上以中间偏右的意识形态为主导。新冠疫情的持续恶化不但在加剧贫富分化和各种社会不满情绪,而且疫情中的人们越来越依赖社交媒体,社交媒体的“部落政治化”使各种民粹主义思想得以不断强化。

如果上述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多重因素没有得到根本改变,美国民粹主义走衰的可能性很小。如今的美国不再是2016年的美国,它今天面临的各种经济困难限制了其恢复自由主义秩序的物质资源,无论国际还是国内,都难以提供其“回归正常轨道”所需的充足公共产品。

所以,未来几年,不是美国的民粹主义会走衰,而是在左右翼民粹主义的共同作用下,未来的美国政府将如何应对持续膨胀的民粹主义。(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