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飞腾:中国开放发展助推RCEP潜力激发

历经8年的谈判,《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终于尘埃落定,这注定将是亚洲区域合作发展史上的里程碑。正如我国商务部国际司负责同志在解读RCEP时所言,“这是东亚经济一体化建设近20年来最重要的成果。”

尽管RCEP在贸易投资自由化程度上不及夭折的TPP,但是它已经是目前全球参与人口最多、成员结构最多元、发展潜力最大的自贸区。2019年15国总人口达22.7亿,GDP达26万亿美元,出口总额5.2万亿美元,均占全球总量的约30%,人均GDP从柬埔寨的1620美元到新加坡的6.5万美元不等。RCEP是当之无愧的目前全球体量最大的自贸区。当然,RCEP的签署备受世人瞩目离不开它的第三项关键定位——发展潜力最大。理解RCEP的发展潜力问题,就要深入分析东亚经济一体化的运行机制,尤其是中国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亚太经济的领导角色不断发生变化,其中存在四个关键节点。第一个节点是1978年。当时西太平洋地区超过大西洋地区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有关“太平洋世纪”的说法流传开来。第二个节点是1985年。日本与美国等签署了“广场协议”,在调整货币关系后,日本不仅开始减少对美国的贸易赤字,也大幅度向西太平洋地区转移产业,东亚生产网络加速发展。第三个节点是2001年。中国加入WTO,对美国贸易顺差不断扩大,并与东盟国家率先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中国进而逐步超越日本,成为东亚生产网络的中心。第四个节点是2018年以来的中美关系大变局。美国不断升级与中国的贸易摩擦,以期大幅减少对华贸易逆差,还推动中美经济关系局部“脱钩”,对地区经济关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长期以来,人们熟悉的是美国引领下的全球化,即便是美日贸易摩擦也未能中断美国在地区经济合作中的领导角色。例如,1993年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在西雅图举办了APEC峰会,接过了日本和澳大利亚努力多年的亚太经济合作领导角色。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美国事实上压迫日本退出地区合作领导角色,不让日本救助陷入危机的东南亚各国,狠狠打击了东亚模式。

21世纪初,一定程度上由于“9·11”事件,美国将精力转移到中东,放松了对东亚的关注。鉴于当时日本经济增长不力,美欧占世界经济总量仍超过50%,美国并未充分重视东亚的潜力。直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美国政经两界再度将矛头转向东亚,要求东亚国家,特别是中国进行再平衡,进一步开放市场。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外贸占GDP的比重从60%顶峰开始逐步下降,一些学者认为,这预示着东亚运行多年的出口导向模式走向终结。在这种情势下,2011年东盟提出RCEP,2012年邀请中日韩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参与,试图加强地区联合,推进共同体建设,以维护东盟“中心地位”。

其实,早在“修昔底德陷阱”概念提出、美国逐渐调整与中国关系之初,地区内一些有识之士就提出,要正视中国在亚洲区域合作中的重要地位。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以“美国优先”为执政理念,大幅度从美国传统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中撤退。尽管特朗普政府不断升级对华贸易摩擦,但地区国家却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中国在亚洲区域合作中将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新冠疫情暴发后,特朗普政府不仅应对疫情不力,反而大肆打压中国,急剧上升的中美矛盾引发了地区不少国家的担忧。对地区国家来说,加强经济合作、推动自由贸易发展、为本国经济创造更良好的外部环境,显然是更重要的议程。

现在美国大选已经落幕,结果尚未尘埃落定,宣布胜选的拜登政府被预测虽然不会像特朗普政府那样无底线打压中国,但美国在贸易、技术、金融、人权等领域与中国的摩擦也不会完全停息,跨太平洋贸易仍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在一个不确定性加大、更加动荡变革的世界中,大国关系的走向对地区合作的影响不言而喻。如果美国还不能回归正常状态,那么地区合作就需要挖掘新的动力。

显然,地区国家并不满足于日本推动签署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TP),更希望有中国参与推动的区域经济合作。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公布的数据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占15国的比重将从2020年的57.1%上升至2025年的61.4%,日本经济总量占比则从18.9%下降至16.0%。显然,地区经济合作的潜力能发挥到何种程度,缺少中国市场的积极参与将很难讨论。这也是日本在印度去年退出RCEP谈判后虽态度有所反复但最终决定积极推动签署RCEP的重要因素之一。RCEP的签署也意味着中日两国首次达成双边关税减让安排,不少分析也认为,未来中日韩FTA谈判也将面临着明显的提速。

在中国提出推进“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之后,地区国家也很关注,也有分析把RCEP作为外循环的第一圈层,希望借助RCEP的签署更好地分享中国的发展机遇。的确,RCEP的签署本身无论从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再次表明中国对开放发展的坚定承诺。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是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重要内容,随着中国更全面、更深入、更多元的对外开放,进一步优化对外贸易和投资布局,不断与国际高标准贸易投资规则接轨,与RCEP自贸区内国家的经济合作水平将更上一层楼,地区共同维护多边主义和互利共赢的局面也将更稳固。(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大国关系研究室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