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这样的美对华政策不可能被历史肯定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星期二出台了一份研究报告,题目是“中国挑战的方方面面”。报告分五部分,长达70多页,提出美国需要完成的应对中国挑战的十项任务,并且宣扬这些政策需要超越官僚主义、各政府机关的冲突和短期的选举周期。最早披露这一报告的美国媒体甚至将它与20世纪40年代美外交官乔治·凯南深刻影响了美国遏制苏联政策的文章相提并论。

这份报告里没有多少新话,几乎可以看成是蓬佩奥和其他美高官、议员等对华恶毒攻击的大杂烩。本届美国政府还剩60几天任期,国务院一名官员解释说,并非想用这个报告约束下届政府,其实现在的美国国务院最怕拜登政府调整美中关系,出台这份报告是他们想巩固目前对华极端路线努力的一部分。

然而大致了解了这份报告的中国学者都认为,把它称为“凯南式报告”,是对乔治·凯南当年真实意图的扭曲。凯南当时在美国驻苏联代办的任上发出8000字的长电报,专注于描述苏联,他那样做至少没有特殊政治目的。现在的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出台这份报告,明显是要为这届共和党政府的极端对华政策树碑立传,给他们的上司蓬佩奥国务卿涂脂抹粉,从根上就心术不正。

特朗普总统任性、冲动的执政风格给了蓬佩奥这种政客施展个人野心的空间。如今的美国国务院成为与中国冲突最激烈的政府部门,把中情局和国防部都甩到了后头。外交官本来是沟通者,但蓬佩奥团队与中国完全成了“话不投机半句多”。在中国方向,今天的美国国务院可以“关门”了。

被如此深刻的敌意、偏见以及国务卿本人的野心所包围,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能搞出什么客观针对中国的东西来呢?他们的发现能力、搞研究的严谨态度以及对历史的责任感都受到严重挤压,他们在讨好几个上层精英,顺着美国舆论的风向玩弄极端路线,堆积似是而非的素材,冒充“有思想”。

这届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肯定出了问题,美苏冷战与今天的中美关系处在不同的时空之下,如今的美国政府搬出冷战那一套对付中国,现在就在美国国内和盟国之间搞得别别扭扭,怎能经得起历史的考验?蓬佩奥团队搞错了中国人想要什么,也搞错了世界想从中美关系中要什么,把一切都按敌对方式极简化了。

中国外交界和学界打心眼里看不起蓬佩奥团队。这群人缺少专业性,像一群江湖流氓突然进入庙堂,不仅胡搞,而且编造歪理邪说给自己立牌坊。蓬佩奥找余茂春这样的机会主义分子当顾问,尤其增加了中国人对该团队对华政策主张“业余”和“缺德”的怀疑。

中国可不是苏联,全世界大多数人都明白,就美国现执政团队不明白,其中蓬佩奥领导的国务院最不明白,美国的对华政策因此在其国内很像“酒驾”,在国际上则如逆水行舟。当年的苏联在遭到美国遏制时主动与之一刀两断,而中国始终是中美关系的维护者,中国的巨大经济实力和推动互利共赢的韧性让美方对中国打新冷战变得十分艰难。

蓬佩奥制造美中对撞的企图与美国人民的利益背道而驰,将世界和平置于险境,因此他的向前狂奔不可能被整个美国和西方世界跟进。什么样的报告也无法为今天的美国对华政策圆场,更不能带给它历史感召力。美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出台的报告终将是一堆废纸。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