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卫东:变局之下更要准确评估美国实力

进入2020年以来,新冠疫情就像一股突如其来的疾风暴雨席卷全球,给世界各国都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而作为世界上医疗技术最发达的国家,美国却遭遇了史无前例的至暗时刻,其感染与死亡人数均列世界首位,现每日新增感染10万人以上,且尚无减缓迹象。受此影响,美国经济也大幅下滑。这期间,弗洛伊德事件引发了席卷50个州的大规模抗议和骚乱。更有甚者,2020年的美国大选在投票日后的半个多月仍无明确结果,丑闻、诉讼、抗议示威轮番上演。特朗普政府的国际形象因种种不负责任的举动一落千丈,以往的“世界灯塔”变成“麻烦制造者”。至少从表面上看,“美国衰落论”在2020年获得了更多实证。

客观来说,美国当前面临的困境,既是全球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自然产物,也与特朗普政府的执政密切相关。全球化在解放生产力和推进均衡发展的同时,也削弱了美国保持一枝独秀的能力。而特朗普就职后为维持核心选民的忠诚,不去弥合国内分歧,反而故意激化各方矛盾,以政治手段来应对疫情,导致政府混乱、党派极化、社会对立,整个国家颓势明显。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情况似乎又没有那么悲观。首先,当前各种困局并非美国所独有,也不能表明其黔驴技穷。新冠疫情蔓延、经济增速下滑、民粹主义盛行、社会对立严重是世界范围内的普遍现象,美国的相对劣势并不明显。它之所以受害严重,不完全因为其能力不济,一定程度上是理念使然。以新冠疫情为例,美国大众追求自由至上,在病毒面前也不愿放弃自己的“天赋人权”;而宗教理念也使其对失去生命比较坦然。再看种族冲突,这是美国的先天疾病,并非特朗普政府的专属顽疾,在奥巴马任内也屡见不鲜。只是今年被两党刻意利用,导致其社会效应更为严重。由此可见,各种困局的出现有一定偶然性,不能就此认定美国已积重难返。

其次,美国的自我维稳和修复能力不可小觑。虽然正在经历如此严重疫情的打击,但专家估计其造成的长期经济损失不及2008年的金融危机;尽管每天都新增十多万人感染,但国内没有因此发生大规模社会动乱。

再次,美国的实力硬核并未严重受损。放眼世界,美国的国际地位仍相当稳固,制度霸权、美元霸权、军事霸权没有发生质变。作为美国发展动力的主要支撑,科技力量和教育水平仍一骑绝尘。虽然美国的政治体制饱受诟病,并且因内耗、低效、混乱而被专家称为“衰败”,但即使是特朗普这样特立独行的政治素人不断折腾,美国的经济还是取得了多年未见的高速发展,失业率降到新低,多数民众认为生活水平比4年前有所改善。美国体制的韧性由此可见一斑。

实际上,世人之所以会认为美国在衰败,主要还是因为特朗普的作为颠覆了传统认知,而媒体中充斥的乱象则加剧了各界对美国未来的悲观预期。但还应看到,“特朗普主义”在美国国内也遭遇了强大阻击,除了民主党的制衡,新闻媒体的鞭挞,州政府的诉讼,更有选民用选票将其赶出白宫,表明美国的纠偏机制仍在运作。国际上多数国家也只是把特朗普当政的4年视为美国的短暂“休克”,所以在拜登宣布胜选后,各国仍纷纷发去贺电,希望与新政府加强合作,共克时艰。综上所述,“不行了”的应只是这届政府,而非美国自身。

纵观当今国际格局,东升西降是大势所趋,但西强东弱将在今后维持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对此要保持清醒认识,不以美国的兴衰作为衡量自身成就的标尺,唯有坚持抚今思昔,砥砺前行,方能实现伟大复兴。▲作者是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