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陈辉:防范资本操控舆论十分必要

近日“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话题受热议,这反映了网民的一些担忧和情绪。与网络黑公关通过有意传播虚假信息和删除负面信息进行舆论操纵相比,掌控社交媒体、搜索引擎、点评社区等商业平台的某些资本,一旦滥用平台垄断优势,其进行的舆论操纵隐蔽性更强、危害性更大。因此,应更注重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

首先,防范资本操纵舆论风险是贯彻国家总体安全观的重要一环,是实现“六稳”“六保”基本要求的重要保障。防范资本操纵舆论应有对外对内两方面的考虑:在对外扩大开放的大背景下,国际资本进入我国互联网领域可共赢发展,但对其可能引发的舆论操纵风险也应加强预研和应对;对内在鼓励国内社会资本投资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的同时,应依据《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和《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加强管理,杜绝有偿删帖、有偿信息屏蔽、平台内部偏袒资本删除内容等舆论操纵行为。

其次,防范资本操纵舆论风险是提升平台治理水平、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的重要步骤。平台经济的快速发展,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部分平台经营者通过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有偿删帖、操纵评论等手段,损害其他市场主体信誉和曝光度以及公众的合法权益,破坏了公平竞争市场环境。因此,应增加点评社区、电商平台评论区、短视频平台等商业平台信息流呈现、推荐及排序规则的透明性。

再次,防范资本操纵舆论风险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治理观的重要体现。随着中国社会平台化进程日渐加深,社交媒体、资讯客户端、短视频、搜索引擎等商业平台已经成为一般公众主要信息窗口和生活基础设施。各类商业平台既是市场主体,同时也具有社会公共物品属性。小到商品和店铺评论,大到公共事件和媒体公开报道呈现、推荐及排序,都事关公众利益。因此,如果有资本借助平台垄断地位干预和操纵平台信息流、影响公众认知,则会恶化社会信息环境,破坏社会信任,降低公众参与公共讨论的热情,还会导致所谓“后真相”思潮泛滥,放大社会分歧、加剧社会割裂。

最后,防范资本操纵舆论风险是消弭社会分歧、增强社会凝聚力的内在要求。以美国大选为例,选举过程中相当一部分建制派精英媒体出现明显的站队倾向,导致美国社会中下阶层无法充分表达自身政治诉求,社会撕裂愈加严重。前车之鉴提醒我们更要防范资本操纵舆论引发的社会撕裂风险,坚持媒体弥合社会分歧的导向。

当然,对很多平台型互联网公司来说,已在市场环境下形成多元资本的属性,这个属性也并不构成判断操纵舆论风险的核心根据,更为关键的是其在合规经营层面的具体操作。平台型互联网公司应加强自律,从公司内部制度建设,机制防范,反操纵策略等角度完善管理,平台型公司对于自身及竞品公司的负面,及其资本关联公司的负面信息的处理堪称判断“操纵舆论”的试金石。(作者分别是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士后)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