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东:从内阁名单看拜登团队外交轮廓

23日,美国候任总统拜登公布了一批拟任命的关键内阁成员名单,其中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担任国务卿,马约卡斯(Alejandro Mayorkas)担任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担任情报总监,杰克·沙利文(Jack Sullivan)担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Thomas-Greenfield)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拜登还提名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担任总统气候特使,并将进入国家安全委员会。从这些拟任命的内阁成员及其政策主张可以窥见未来拜登政府大致的外交政策倾向。

首先,拜登政府将关注国际行动合法性与自身实力的结合,回归以“制度保霸权”的战略轨道。以反全球化和民粹为核心特征的当下美国政府,过去4年内系统性的退群和弃约侵蚀了70余年美国政策精英打造的凸显美国独特与领导地位的全球经济与安全制度架构,美国国际信誉基本无从谈起。“返群复约”以便“填坑修补”必然将成为拜登政府极为紧迫的挑战,拜登关于上台首日就再加入巴黎气候协定和世界卫生组织的立场宣示是其外交政策大转向的重要迹象。重返世贸组织和联合国相关机构等向国际社会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多边制度也必然是其外交构成要素。当然对拜登团队而言,重返不只是参与,更重要的是要“领导”,再塑美国所谓“民主联盟”体系和伙伴关系网络则是确保其全球领导地位的关键。“以国际合作确保领导地位”会是拜登团队外交行动指南。

其次,以外交服务于内政需求将是新政府更为迫切的目标。当下美国政府对内搞撕裂、对外搞对抗的政策损人害己,多国与国际组织对当下美国执政团队的厌恶通过其对拜登的迅速恭贺得到淋漓展示。拜登以致力于团结和克服内外分裂的竞选诉求赢得很多选民青睐。抗击疫情、恢复经济、化解种族分歧、应对气候变化是拜登确定的四项核心要务,它们无一不是与消解美国已存的政治经济文化深刻对立紧密相关。为在任期内达成目标,拜登团队别无选择只能加大外交筹划力与行动力,以与他国通力合作和展现“美国领导地位”方式汇聚国际资源,从而经济有效地尽快解决国内问题。“国内问题的国际解决”大概率会成为拜登团队“智慧外交”的标志。

最后,“国际规则之争与地缘政治角逐”将会是拜登政府大国外交的主旋律。拜登团队是在中美“全方位模式之争”的前提下规划对华政策的,强硬依然是其对华政策的主基调,国防与外交资源聚焦亚太的调整进程依然会继续。尽管当下美国政府在涉华关系上制造的“冲突议题”过多,某种程度上限制了新政府处理对华政策的灵活空间,但面对疫情和经济复苏等关键议题,新政府有与中方合作快速解决国内议题的迫切愿望。拜登团队会更强调与中方在国际经济、全球卫生安全、气候变化、5G与人工智能新技术等诸多领域的规则制定权之争,以“巧强硬”确保带有美国倾向的规则落实为国际行动合法性的共识原则。未来四年中美关系很大可能将维系在“可控竞争”状态。拜登团队持有对俄的深刻敌对心理,其对俄外交将回归美政策精英支持的对俄既有轨道。新政府会以渲染俄罗斯威胁和持续排挤俄出欧洲安全构建进程来汇集美国欧洲盟国的凝聚力,并加快重塑北约步伐。美俄之间在乌克兰内部纷争及中东地区危机大概率将呈现加剧态势。

不过,尽管拜登外交团队成员经验丰富,精明干练,且有比较宏大的外交规划,但参议院的掣肘与短短四年任期意味着实现这些目标相当困难。未来在实践中其外交政策的具体走向更值得紧密关注。(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