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做好自己事情,不受美西方态度牵制

已经输掉连任可能性的特朗普政府不断出台新的反华措施,利用最后的在位时间强化美中之间的对立氛围。另一方面,拜登胜选让美国联合盟友共同对抗中国的舆论风声越来越紧,中国接下来将面对的国际大环境不容乐观。

从底线思维的视角看,中国面临着国际反华势力试图孤立、压垮、颠覆我们的挑战,这方面的证据和迹象的确很多,迫使我们必须采取相应的防范措施加以应对。

与此同时,我们要保持一份大国应有的战略自信,那就是那些企图虽真实存在,但它们得以兑现、得逞的几率很低很低。这个判断对中国社会在政治上保持定力至关重要。

需要看到,美国的一些政客虽已对华穷凶极恶,但今天这个时代的政治、经济现实不断为国际关系提供有别于过去的源动力,塑造一些根本性的东西。国家之间为了攻城掠地而野蛮角逐的那一页应当说翻过去了,各国的最大利益几乎都是发展,国家安全的含义也有了更多经济安全的权重。

美国纠集几个盟国对华猛烈施压,但中国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积累了雄厚国力,任何压垮中国的谋算都是痴心妄想。过去几年验证了中国作为贸易大国的地位坚如磐石,包括中国对美贸易也在今年下半年反弹。中西关系中最实质的内容除了美国推动的高科技脱钩,没有受到其他重大影响。展望未来,中西经贸合作的总盘子也不太有缩小的可能。

中美和中西最激烈的冲突发生在意识形态领域,它对氛围的伤害很重,但能够造成的实际利益冲击很有限。绝大多数国家不想与中国对立,在他们那里认为意识形态上逞强比保护实际经济利益更重要的人是少数,主要是一些政治、舆论精英表现出在这方面激进倾向。

美国是个特殊例子,它把维护霸权作为对华政策的主要考量,不断在亚洲挥舞地缘政治大旗。华盛顿的确搅动了地区局势,制造了大量对中国不利的议题,但它这样做有着并非可以无限操弄的上限,因为让别的国家把对华关系变成在政治上“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对外经济合作面总体上保持稳定,必将在很大程度上为中国提供从容应对地缘政治挑战的空间。我们应该为缓和中美和中西关系做哪些工作,如何统筹这当中的利益,我们实际上有充足的资本保持自主性。

我们当然要重视来自美西方的压力,但也无需夸大挑战的严重性,正确的做法是保持一颗平常心,不紧张不焦虑就不容易冲动、愤怒,就能真正把更多注意力投向加强内部团结,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

加强中国社会的团结,是需要有方向上的引导的。一些人主张或者不自觉地把与美国和西方的对立当成中国内部团结的主要酵母,用强化这种对立调动国内舆论的情绪。客观说,当这种冲突不断发生时,做不做这样的引导,一部分这样的实际效果都难免会发生。但我们认为,防止这一倾向在中美冲突中反复自然加码乃至极化,中国社会需要有这样的集体意识。

中国既要反美西方的抹黑和干涉,又要有不跟他们纠缠的气量和大度。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要坚持自己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议程,不受外部态度的牵制,坚决避免美国支持的我们就反对,它反对的我们就支持,而是什么对中国有利我们就做什么。我们的全面改革和对外开放要真正做到坚定不移,对成绩的评价标准要以实际效果为导向,坚决不受美西方舆论评价的影响。

当年的美苏冷战其实是逐渐在互动中形成并固化起来的,中美这两年关系紧张,但中国的国门越开越大,市场经济的施行愈发坚定,中美关系实际上在形成“更加复杂化”的另一格局。在我们看来,这个趋势恰恰是中华民族胸襟和智慧的写照。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