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汉智:非洲自贸区故事值得期待

2021年1月1日起,世界上成员国最多的自贸区——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AfCFTA)将正式启动。AfCFTA诞生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新冠疫情大流行背景下,彰显多边主义、自由贸易仍是人类解决和平与发展问题的不二之选。

2015年,非洲出口创造的全球总增加值为4985.9亿美元,非洲获得140亿美元,仅占2.8%。总增加值的62.8%包含在对欧盟(包括英国)出口产品中。今年因为疫情,国际市场对许多中间产品如铁矿石、铜、石油的需求大大减少。疫情重创了欧洲经济,也让非洲“雪上加霜”。另外,疫情也放大了非洲对进口医疗用品的严重依赖,迫使非洲重新审视优先事项、产业链可持续性等重大问题。

自贸区建设是非洲经济恢复的“一剂良药”。为帮助非洲恢复经济,联合国、IMF和G20纷纷出台相关计划,但这些救助对非洲来说是杯水车薪。非洲只有通过最大化释放内部市场潜力、不断提高自身供给能力,才能化危为机。世界银行估计,AfCFTA的实施将推动非洲制造业大发展。到2035年,非洲制造业出口将增长62%,非洲内部制成品贸易将增长110%。

目前,AfCFTA第一阶段谈判已基本完成。有关投资、竞争政策和知识产权议定的第二阶段谈判即将完成。但协议启动后的困难比谈判桌上要多得多。原产地规则是非洲在AfCFTA框架下生产什么、怎么生产的“指挥棒”。目前,AfCFTA原产地规则谈判尚未完成。若规则过于宽松,很可能冲击当地经济发展;如过于严苛,企业难以受益。由于自贸区内大都是欠发达国家,原产地规则中的特殊性和差别对待必不可少。但如果原产地规则中的特殊性余地过大,可能会破坏AfCFTA促进非洲内部贸易初始目标。

50多个国家参与建设的自贸区历史罕见。根据经验,这种多成员国参与的自贸区需要大国在协调各方利益和行动中扮演更重要角色。从对AfCFTA承诺水平和实施准备来看,非洲大陆最大的三个经济体——南非、埃及和尼日利亚目前却不在总体表现前十名的国家内。“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非洲经济三巨头实施AfCFTA的意愿、能力将直接关系自贸区的前途命运。

当前,非洲在基础设施、营商环境、市场准入、边境管控等多方面存在巨大进步空间。而中国和非洲在多领域的务实合作为非洲解决相关问题,顺利启动AfCFTA奠定了良好基础。近日,中国政府与非洲联盟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规划。当“一带一路”遇上AfCFTA,中非将在促进贸易便利化、数字经济、工业园区建设、治国理政等多领域开展更多务实合作。继RCEP生效后,非洲的自贸区故事值得期待。(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学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