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雅克:疫情没有例外,西方也一样

距离新冠疫情上一次大规模袭击欧洲和美国已经过去了近10个月。如今,欧洲大部分地区再次进入不同程度的封锁状态。在美国,新冠病毒依然在有增无减地蔓延。除了新西兰,西方多数国家都未能成功压制住疫情。有证据表明,如果没有疫苗,西方国家将不得不无限期学习与新冠病毒共存。

如何会出现这样的失败?从一开始,许多西方国家政府就没有认真对待这种流行病,忽视了新冠疫情可能在欧美传播的事实。它暴露了一种狭隘的心态:西方是例外的。不知何故,西方会不受到影响。当3月份疫情暴发时,许多西方国家政府对大流行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尽管社会整体为获得足够多的个人防护用品和检测设备付出了巨大努力,但从一开始到现在,许多西方国家政府及民众一直处于后撤、防御状态,总是落后于病毒的发展曲线。

多国政府已经失去了明确的战略,一直被无休止的争论所困扰。问题是争论的重点是什么,什么最重要,病毒还是经济?没有哪国政府真正采纳了中国及其他东亚国家的策略,即优先考虑控制疫情。围绕政府权力与个人权利之间的争论一直在持续,政府的政策上下摇摆不定,忽而收紧,忽而放开,忽而强调经济发展,忽而担心疫情蔓延。在美国,防疫总是排在经济之后,造成了我们都能看到的可怕后果。在欧洲,政策更加模糊,几乎造成了灾难性后果,但还没有那么严重。

在经历了10个月的混乱和死亡后,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是显而易见的。首要目标是控制疫情,在实现这一目标以前,美国经济充其量不过是蹒跚前行而已。这就要求施行最严格的隔离和检疫措施、保持社交距离、全民戴口罩、大规模的检测和追踪密切接触者。

但事实证明,许多国家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为什么?总的来说,他们缺乏战略思维,眼光绝大多数是短视的,关心自己的受欢迎程度和下届选举,这种心态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糟糕。他们也缺乏能力。我认为英国政府在大流行期间面对每一个重大挑战时的决策都搞砸了。政府的任务是发挥领导作用,让人民了解优先事项,如果政府总是摇摆不定,民众就会收到令人困惑的信息。

当然成功的治理不仅关乎政府,也关乎社会和文化,在这方面,西方国家的反应与东亚国家的反应存在差异。要想成功对抗新冠大流行需要社会有强大的责任感,尊重政府及其权威,愿意优先考虑社会整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承认每一个个体的行为对社会幸福是至关重要的。产生差异的根源是非常深刻的,是东亚社会的儒家文化与西方社会的个人主义之间的对比。近几十年来,个人主义在西方社会的表现愈益凸显,这一问题最好的反映是戴口罩,在中国和其他东亚国家,戴口罩是非常普遍、没有争议的,而在西方国家,只有少数人戴口罩。

西方许多国家对东亚国家在抗击疫情方面取得的成功目前尚处于不知觉的状态,西方喜欢把自己当作世界主义者,但这次新冠大流行却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事实上,西方是内向、自恋、缺乏好奇心的。西方国家许多人对新冠的了解和兴趣仅限于西方,西方世界并没有成为一个国际化的世界,而且它在观点上变得越来越狭隘。

也许疫苗能让西方国家暂时摆脱新冠大流行,但疫情对经济和健康的影响已经如此巨大,其引发的震荡必然是深刻和持久的。新冠大流行是对各国政府的巨大考验,是1945年二战结束以来最大的一次。2020将被后世视为转变的一年。(作者是英国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