笪志刚:人口负增长将全面冲击韩国

韩国行政安全部1月3日发布最新人口统计结果,三大负向变化引发社会普遍担忧。一是2020年韩国户籍登记人口比2019年减少2.08万,这是韩国户籍登记人口史上首次出现减少。二是出生人口仅有27万余人,创下人口统计以来历史最低值。三是死亡人口超过30万人,人口负增长元年提前出现。翌日韩国《朝鲜日报》《中央日报》的头版分别刊登“韩国人口首次出现自然减少”“韩国出生率低迷导致提前出现人口减少”的头条,韩联社也以“韩国人口2020年首次出现自然减少”为题做了报道。可以说,2021年新年伊始,人口负增长成为韩国媒体渲染、社会高度关注的重大问题,断崖式下降的说法凸显韩国对人口减少元年来临的负面冲击的陡然担心。

一是对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影响。左右一国经济潜在增长率的因素很多,但劳动力人口是其中十分重要的因素。

从韩国人口负增长的变量看,首先是15岁至64岁的劳动力人口总规模将随之减少,韩国建国大学朱尚荣和玄俊硕教授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劳动力人口减少将使韩2020—2023年潜在生产能力以每年0.7个百分点的速度下滑,2024年以后下滑速度将升至每年1个百分点,并预测“人口结构变化对经济增长造成的负面影响将从2020年开始正式显现出来”。

其次新生儿数量锐减导致人口峰值提前降临,持续的少子化将成为不亚于老龄化的严峻问题。韩国从2017年新生儿跌破40万后,短短3年又击破30万,不排除由于就业和居住等环境变数、经济下行压力等选择不婚不育人数会持续增加,生育率还将进一步下降。单人家庭突破900万、占全体家庭户数39.2%也预示着韩国未来生育率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类似日本那种少子化导致经济增长乏力,无奈大幅延长退休年龄,大学面临无生源可招经营困难,民族和社会被动多元化及国际化的概率会越来越大,引入外籍劳动力的压力也会水涨船高。

二是对税收及社会保障的压力。从日本人口变化看,随着人均寿命延长,劳动力人口减少,生产力会走下坡路,增长速度也会明显放缓,不仅政府的税收减少导致财政状况恶化,支撑老龄化的社会保障也会捉襟见肘压力剧增。从韩国去年的《居民登记人口统计》看,户籍登记人口的平均年龄已增至42.6岁,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也首次突破800万人。2020年人口统计也显示,50—59岁人口最多占16.7%,60-69岁占13%,准老龄化和老龄化人口占29.7%,超1500万人。首尔大学教授赵英泰认为随着生产力逐年下降,包括社会保障支出及老年抚养比都会压力增大。关于韩国老年抚养比将从2020年的40人增至2040年的80人的测算,也意味着20年后工作人口需要抚养比现在多出一倍的老龄人口,体现在政府支出上则是税收很大部分将用在维系老龄化等社会保障上。

三是对综合国力及人才的侵蚀。从主要经济体发展历程看,决定综合国力发展的因素主要有经济和政府资源、自然禀赋和人力资本、创新制度和知识技术等,其中人力资源和人才储备是重要资源与优势。以“汉江奇迹”为引领的韩国经济起飞,既有内外环境的主客观因素,更有人力资源和人才政策的创新助力。去年,韩国再次回到全球第十大经济体位置,未来还可能进一步晋级,凸显韩国综合国力的实力与韧性。此次人口统计让韩国格外担心人口负增长的负面冲击,既有对人口不利走势长远冲击韩国综合国力的忧虑感,也有在新一轮科技和数字经济革命面前恐将失去人力及人才竞争优势的危机感。

犹如日本的老龄化敲响了东亚经济可持续增长的警钟一样,韩国人口变化也超越韩国本身,给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国家提了一个醒。人口变化是双刃剑,老龄化印证生命质量,少子化凸显价值变化,其走势既利弊参半,也有化危为机的可能,尤其是从中日韩区域一体化和东北亚次区域的取长补短和优势互补等角度,并非都是悲声一片。(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