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 马丁•雅克:美国政治危机才刚刚开始

上周三发生在华盛顿的非常事件带来世界对美国观感的根本变化。美国曾经喜欢将自己标榜为民主灯塔,是世界其他国家都需要效仿的对象。然而,在现任总统的鼓动下,暴力示威者闯进国会,并试图破坏新任民选总统的确认。这个场景是我们过去多次在拉丁美洲看到过的剧本。根据不同的立场,它可以被称为骚动、起义、暴乱或是未遂政变。不管叫什么,这都是在强调美国目前面临政治危机的严重性。“疯狂星期三”并不是美式民主的一次意外,恰恰相反,这是美国自南北内战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政治危机,甚至可以说是危机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美国何以至此?危机的种子其实孕育已久,其核心是美国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相对衰落,尽管这种衰落可能直到最近才广为人知。四十多年来,美国超过一半的人口生活水平停滞不前甚至是下降。美国的贫富差距不单是发达国家中最严重的,即使纵向对比,也达到了上世纪30年代美国大萧条时期的水平。对大多数人而言,长期存在且备受推崇的美国梦已经是过去时。

对于一个自建国以来或多或少都在走上坡路的国家来说,这无异于一场噩梦。美国人认为自己的国家是机遇之地,美国人是天选之子,华盛顿是世界老大。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人对过去20年来发生的一切毫无准备也就不意外了。这20年里,美国经历了两场失败的战争、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实体经济的凋零、国家认同的加速衰落和中国的崛起。结果就是美国社会逐渐弥漫着不满和焦虑、深深的不确定性、对未来失去信心和日渐扩大的裂痕。

美国现在是一个两极分化严重的国家。共和党和民主党已经不在一个频道上对话。事实的真相总是有两个版本、两个说法,一种基于国家主义,也就是联邦的传统、白人至上主义和阴谋论,另一种则植根于美国作为二战后国际秩序和自由世界奠基人的领导力和例外主义思想。美国政治总是依赖于广泛共识的,过去很多年来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拥有广泛的合作空间,而现在只剩罅隙。两方占据不同的世界,导致的后果就是政府日益瘫痪。

拜登很快将宣誓就职,他会在国会参众两院拥有多数党派的支持,但在最高法院却将面临保守派的挑战,也将面对一个充满敌意的共和党。更严重的是,像在国会山发生的冲突一样,一些美国人并不认同拜登和他背后的势力。我们不能将美国视为两个国家,但特朗普担任总统后这个国家的分裂日益加剧。不能连任就发动“政变”的隐含威胁和对反对派暴动的有意鼓动都意味着美国的未来充满变数。南北内战提供了令人畏惧的历史先例,当时由于拒绝废除奴隶制,11个州选择退出联邦。

鉴于最近发生的事情,在当代重演内战看起来毫无可能,但是,就算极端的情况没有发生,美国治理的前景仍然黯淡。美国经济的持续快速下滑,日益加剧的贫富差距,多数人生活水平的下降,失业率的增加,以及中国即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一切都预示着美国社会的紧张局势和分歧还可能继续恶化。

拜登也许能够让国会推动立法,但是特朗普支持者将会以前所未见的方式持续表示反对和进行挑战,尖锐的社会分歧会严重削弱政府治理的合法性。美国会变得难以预测和不稳定,它在国际社会上的发言权也将不如以往重要。未来永远是不确定的。美国迫切需要基础设施和贫富差距等领域的重大改革,但要实现它们将极其困难。美国的内爆似乎不仅代表着它进一步衰落的开始,而且还预示着这种衰落在未来会变得更加迅速。(作者是英国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