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和平:中国数字经济今年将呈现新格局

展望2021,中国经济增长面临众多不确定性和复杂性,但有数个通过努力可达到相对稳定高增长的领域。其中,存量经济中的数字经济最具战略稳定性发展特征。如果支持政策和规制边界均衡拿捏得好,将成为中国经济结构变化升级,关键技术闯关突破,保持适度高增长的引擎。

数字经济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大车间制造经济中出现的数字替代经济。这种技术一般使传统技术升级,大幅度节约生产成本形成替代。二是数字技术累积出现了原有生产过程中完全不存在的图形图像获取、传输及复制过程,以此形成独特的物理设施群和对应实体机构新设,我们称其为数字创造经济。

在数字替代和数字创造二合一的意义上,广义数字经济是继依靠人和动物的体力,对太阳、土地及自然资源的再生能力进行初级整合生产的农业经济,继依靠化石能源和机械动力,在车间内进行精细复杂批量生产的工业经济,再向依靠人和联网资源的组合动力,在“空-天-地”一体化半径内,在“宇观-人观-微观”绵密空间内进行智能智慧化生产的第三次经济革命,即数字革命。

去年7月,中国信通院发布的《数字经济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增加规模达到35.8万亿元,占GDP的36.2%,增长速度为传统制造经济增速的3倍以上。同年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体系中的占比提高1.4个百分点。一个处在裂变期的经济结构,每年结构变化0.3个百分点,就可算作结构变化的高速期。按上述速度,到2027年,我国数字经济将占GDP的半壁河山。数字经济将成为中国增长的主引擎。

发展数字经济的同时不能忘记规制。近两年,数字经济的概念非常热,很多人把互联网经济和数字经济等同了。实际上,现在说的传统电商平台、互联网经济仅仅是厂商终端产品到消费者之间(B to C)的消费部分。数字经济赖以存在的数字基础设施,存量生产过程的数字化转型等,都是互联网经济概念不能涵盖的内容。

数字替代经济的成长是有天花板的,比如中国人每年吃6700万吨粮食,就不能生产1.3亿吨粮,否则就是浪费。但数字创造经济是无穷的。比如,造500万个5G基站,基站信息流通量加大,每天处理数据能力天量增加,经济中各实验室序列的知识孥号,在数字开源知识技术平台的支持下,让过去十年间的技术进步在短时间轻而易举地完成,科技产品爆发性增长,阿里和腾讯类的技术进步在行业内变为常识,个别企业的爆发式增长被排浪式、潮涌式的行业齐头并进所覆盖。

与此同时,捕获数据的“中枢-外围”平台变得越来越具有数据公共资源和基础公共品性质。平台中哪些资源是竞争性的,哪些资源是公共品性质的……企业在建构运营时需要严格的地方公共品治理管理机制配套。那些具有公平性质的基础公共品,需要公共部门持有并为整个社会所分享。

不讨论区别这些内容,放任数字规制落后于数字技术的发展,很可能会出现规制措施粗放,将数字经济中的创新经济成分按照传统反垄断的尺度而予以取缔,待到后续发展需要时再回来培育,再度出现“用市场换技术”的两难尴尬。

数字经济如今正处在成长的幼苗状态,成长速度很快,但相较于数字经济的未来森林生态来讲,还是非常弱小的一部分。在数字经济的成熟时代,阿里这样的超级企业恐怕会变成恐龙级别的竞争劣势者。那时候的生产方式会发生变化。上世纪50年代,中国有近90%的人口是农民,种的粮食还不够吃,但现在种粮的人只有8%,粮食还吃不完。数字经济也可能发展成这样。数字经济如果有大突破,经济增速还可能出现爆发式增长。

经合组织预测,到2030年,发达经济体的数字经济将超过GDP的62%。这和我国目前数字经济年均增长速度的预期差不多。数字经济带来的技术进步,将中国经济带到了与其他大国经济同台竞争,且有短有长的竞争态势下。珍惜中国数字技术进步带来的联网共享经济成分,良性治理其发展的经济进步成分,遏制其成长中内生的恶性寻租成分,将会使中国经济与世界大国经济同台竞争时处于更有利的位置。(作者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