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雪冬:疫情警醒地方补齐发展短板

如果说湖北武汉新冠疫情防控考验了整个国家的治理能力的话,那么各地陆续出现的零散疫情,尤其是目前正在河北石家庄发生的疫情,在考验着地方的治理能力,并且生动映射出不同地区的治理水平,不同群体的生活状态、风险意识、风险应对能力。在疫情这个聚焦镜下,经济社会发展不均衡不协调的现实充分显露出来。

根据河北省正在公布的感染人员流调情况初步分析,有五个突出特点:一是这是一次在农村地区集中暴发,然后蔓延到所在城市,并传播到相邻地区的疫情;二是感染者中的中老年、妇女比例更高;三是工作流动性较强的个别人员,成为病毒跨区域传播的重要载体;四是婚礼、满月酒等集聚活动造成病毒的集中传播;五是许多感染者对新冠症状不敏感,习惯性到农村诊所挂瓶吊水,农村诊所缺乏足够的能力诊断发现。

这些特点反映了目前城乡间人员流动状态、农村居住人口结构、农村的风俗文化习惯以及农村卫生保健的条件。显然,流动、聚集、自身抵抗力弱等,是新冠病毒扩散的基本条件,而个体的防护意识淡漠,地方的疫情防控条件有限、治理松弛、环节薄弱、应对滞后则是疫情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农村曾经因为空间开阔、人员交往分散被认为拥有屏蔽病毒的天然优势,但事实说明这是对农村疫情防控田园诗式的想象,也是对农村与城市关系的割裂式认识。首先,既然农村整体上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相对落后,那么必然也容易成为疫情防控战线中的薄弱环节,因为相对于城市,农村人口在防护理念、物质保障条件、疫情突发时的组织方式等方面都存在着明显不足。尽管农村依然保留着邻里相望的互助传统,但当疫情的严重性超出村庄的资源和能力,就需要得到更有力的外部支持。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是,在快速城市化进程中,已经没有了单纯的农村,更不存在绝对化的城市,城市与农村已经紧密联系在一起,形成高强度的人口流动,并在城乡之间出现空间尺度大、人员流动复杂、治理权限模糊的接合地带。事实说明,城乡接合部也是治理脆弱地带,同样是疫情发生后最不容易快速治理到位的地带。

基于这些初步分析,我们更能深刻体会党的十九大对中国社会基本矛盾转变的准确定位。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就要富有创造性地解决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就当下而言,就是要通过疫情防控来发现各地、各领域存在的发展短板、治理弱项,检验和提升各地各部门统筹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要切实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将制度层面、组织层面统筹发展与治理关系,与社会层面、个体层面平衡卫生健康与个人生存发展有效对接起来,通过制度建设、组织完善发展,为不同区域、每个个体提供更高质量的均等化卫生健康保障,提升个人意识和能力,为全社会卫生健康共同体的建设夯实基础。

当前,“十四五”规划正在制订中,从中央到地方要认真总结疫情防控的国内外经验,加强系统思维、整体思维,提升预见性、分众性、针对性,将保障人民生命健康落实到规划的具体内容之中。尤其要从补齐发展和治理的短板弱项,提升整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和治理能力出发,对农村地区、城乡接合部、中西部二三线城市给予更全面的关注,推动这些地区的发展和治理协同发展,对城市流动人口、农村留守人口等群体给予更密切的关爱,完善和加强这些群体的社会保障,提升他们适应城市化、信息化发展的能力,让他们能及时充分地享受到发展带来的各项成果,不在浩荡的发展洪流中掉队落伍。(作者是清华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