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锋:德国后默克尔时代正在开启

本周末,德国最大的执政党、默克尔总理曾经领导过的基督教民主同盟将在三位候选人中选举出新的主席。依照该党战后形成的政治惯例,新任主席可能成为9月德国联邦议会大选的总理候选人,并且可能当选。战后联邦德国至今有8位总理,其中5位由基民盟主席担任。这意味着,不出意外的话,本周末即将产生的基民盟主席不仅将接过默克尔曾担任的党内领导职务,还可能在今年9月接任德国总理要职。可以说,德国后默克尔时代正在开启。

德国在梳理默克尔时期政治遗产的同时,更关注后默克尔时代德国的走向,有期待,有担忧。

期待有多种。一种期待是继续默克尔路线,稳定中有发展。德国通常被认为是偏重政治保守和务实的国度,保持政治和社会生活的连续性不仅是人们的诉求,甚至被上升到道德的高度看待,在德文中“立得住”“有定力”和“接地气”是被用来形容令人尊敬品格的褒义词。这些词也是默克尔总理的拥护者和欣赏者描述她的用词用语。在三位候选人中,现任北威州州长、州基民盟主席拉谢特比较契合这一期待。他被认为是默克尔总理的同路人,执政经验丰富,在党内大佬中颇受认可,当选机会大。他领导德国人口最多、也是经济社会结构变化最为复杂的州,执政的整体状况不错,虽然没有太大的执政成就,但也没有犯什么破坏性的错误,在新冠疫情的考验中总体上过得去,在选民和党内人气适中。

另一种期待是不否定默克尔路线,但稳中有变,要使德国跟上现代化的步伐。在当下德国流行的政治话语中,现代化就是“年轻、女性、绿色、数字化”。对此,第二位候选人吕特根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他曾经担任过联邦环境部长,现任联邦议会外委会主席,其貌文质彬彬,颇受青年和女性民众欢迎。不过,政治毕竟是权力的角逐,吕特根因在党内多年没有要职,缺乏党内人脉和基层的广泛认同,也没有执掌政府的经验。追随大众流行话语而缺乏政治力量的支撑,热词会遭冷遇。选情分析者一般不看好吕特根的机会。

第三种期待是革命性的,可能要否定默克尔路线,要改弦更张。16年执政,默克尔总理获得了称赞,但遭到的质疑和反对不断。随着执政期临近结束,反对者期待着基民盟来一场革命,回归“经济、社会、家庭”等传统上价值保守的本色,甚至有人期待着对默克尔进行“政治清算”。完成这样的使命当然是默克尔的宿敌、第三名候选人默尔茨非常期盼的。他曾是基民盟议会党团的主席,曾是党内强力派,但因与默克尔不和而愤然离开政坛,“下海”为美国公司效力。人虽然离开政治,但默尔茨的心却始终萦绕在政坛,依依不舍,未忘归来。有人说他要实现未竟的政治抱负,有人说他要对默克尔进行报复。反对默克尔的人热切期盼着他的回归,尤其是,他在经济界有着广泛的同路人和同情者。

令人担忧的是,后默克尔时代的开启或使德国政治进入一段风高浪急的航道。执政16年,默克尔总理始终处于党内和政府政治权力的中心,牢牢掌握着德国这艘航船的方向,尤其是在德国和欧洲抗疫中展现出的果断,给她本人和她所在的基民盟提升了民调支持率。默克尔的离去不可避免地使德国主要执政党内出现权力真空,为填补这一真空所展开的角逐可能催生德国政坛的混乱。这样的局面无疑会削弱执政党的力量,使近年来不断分化的政党版图更加分裂,持续时间越长,对德国政局的负面影响就越大,而且会外溢到社会,使政党的碎片化转变为社会的分裂。须知,在美国国会被“攻占”之前,德国联邦议会大厦也曾受到过民众的冲击,这足见社会问题也在朝危机方向积累过程之中。这也意味着,基民盟新的党魁,未来德国总理可能的候选人应该具有包容各方、凝聚共识的能力。担忧者认为,若默尔茨所代表的“革命派”胜出,这或将意味着动荡,而拉谢特当选,德国政局稳定的机会就大。

综上所述,本周末基民盟大会不仅是默克尔路线“继承派”和相对的“革命派”的较量,其结果将在较长时间里影响德国后默克尔时代的走向,也将对欧盟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波及德国对外关系的塑造,值得密切关注。(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