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光宗:瞻望“银发经济”风景线

随着少子老龄化的快速推进,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出现了劳动力不足的现象和问题,与此同时,就业队伍中也出现了一些高龄劳动者,这些老年在业人员大多分布在服务行业。由此引出老年人力资源开发和老年人口红利释放等话题。为此,我们需要善加区分劳动年龄人口、劳动力人口与在业人口三个概念。

“劳动年龄人口”是人口统计学的一种界定,一般是指15-59岁或者15-64岁年龄组人口,与一个国家的法定退休年龄有关。例如,在我国,老年人口的起始年龄是60岁,不像国际上普遍是65岁,这与退休年龄就直接相关。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2年我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总量达到峰值9.22亿人,之后增量由正转负,总量进入减少阶段。2018年劳动年龄人口为89729万人,2019年劳动年龄人口为89640万人,下降了89万人。但劳动年龄人口只是单一从年龄维度来反映人力资源的存量的、比较粗的概念,不能真实反映人力资源的实际情况,因为人力资源的核心指标是健康状况和能力水平,而不是年龄。但不能不说,年龄是反映健康状况的基础性指标,所以“劳动年龄人口”能够大致反映一国或者一地区所拥有的人力资源总量。

“劳动力人口”是健康人口学的界定,是指拥有健康、具有劳动能力、能够参与社会发展和经济活动的人口总和,这一指标可以突破劳动年龄人口的年龄限制。特别是一些老年人虽然已经退休,但健康状况良好而且拥有一技之长、有就业意愿,是一笔有待开发的宝贵人力资源,国际上称之为“第三人力资源”,退而不休,大有人在,这也反映了健康老龄化、积极老龄化和产出性老龄化的社会成果。由于人口老龄化与生育率下降,本土劳动力人口减少,日本劳动力市场呈供给吃紧现象已经很多年。劳动力日益短缺的现实正在推动日本打造能一直工作到70多岁的终身不退休社会,不少日本老年人在从事服务行业,例如超市营业员、出租车司机等等。日本65岁以上人口继续在为社会作出巨大贡献,日本男性的健康预期寿命已延长至72岁,女性达到75岁。我国的情况是人均预期寿命达到77岁,健康预期寿命仅有68岁。这些仍在工作的老年人口并非“劳动适龄人口”概念所能涵盖,但“劳动力人口”概念中包括了健康状况良好的老年人口。

“在业人口”是人口经济学的界定,在业人口这一概念同样含括了部分老年人口,是劳动力人口与劳动参与率之乘积,也就是“经济活动人口”。老年的定义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老年人口的高龄化、长寿化和健康化进展,日本老年学会于2017年提出了老年的新定义,把65~74岁认定为“准老年人”、75~89岁为“老年人”、90岁以上为“超老年人”。西方的一些国家,从45岁就已经开始划分了,将45到64岁称之为初老期,而65到89岁为老年期,90岁以上为长寿期。根据世卫组织关于年龄的划分,44岁以前是青年人,45到59岁为中年人,60到74岁是年轻老年人,75到89岁为一般老年人,90岁以上为长寿老年人。老年人的健康状态不同导致老年人的异质性,难以一概而论。随着法定退休年龄的推迟,我们对劳动适龄人口和老年人口需要重新认识,人口老龄化社会是一个以老年人为主体的社会,健康、活跃、具有生产性的老年人不仅是老年之福,而且是国家之望,应该高度重视老年人力资源的开发与利用。

综上,劳动力人口与在业人口的概念视野中我们看见了老当益壮的老年人身影,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传统的劳动年龄人口统计范畴中无视老年人的社会存在、产出性贡献的缺陷。现代社会派生出许多“银发经济”,给老年劳动力提供了一定的机会,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参与社会发展和经济活动,成为老龄化社会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也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举措。(作者是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