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冲击国会凸显美国“三大危机”

距离美国总统正式交接仪式还有一天,但在暴力冲击国会大厦的事件发生后,整个美国仍旧处在危险之中。五角大楼已经授权派遣2.5万名国民警卫队士兵前往华盛顿维持安保,以保证总统交接仪式能够顺利进行。

1月6日,就在美国国会两院举行联席会议之时,多名支持特朗普的示威者,誓言“为特朗普而战”、“拯救美国”,挑战选举结果,向国会施压,暴力冲击国会大厦,这起事件目前造成5人死亡,多人受伤。

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小布什等前总统在内的多名美国政要称这是美国的耻辱,要求弹劾特朗普的呼声越来越高。就连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和不少共和党人,也先后倒戈,先后加入“罢免特朗计划”大军,和内阁成员讨论援引“25条修正案”的可能性。而推特也在1月8日晚宣布,出于特朗普的推特诱发更多情绪的考量,将永远关闭特朗普的推特账号。

此等暴力事件发生在代表美国民主制度的国会大厦,也凸显了当前美国社会正面临严重的三大危机。

1、 认同危机

不可否认,早在四年前,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支持民主党与共和党的民众就已造成了美国社会的极化。双方互相对立,互相攻击,而美国的国内制度设计,也很难发挥“社会解压器”的作用,整个美国社会在逐渐撕裂。

在这背后,则是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凋敝,贫富分化的真实写照。众所周知,支持特朗普的主要基本盘是中下层民众,包括来自美国乡村以及城市失业工人,这些人成为了奥巴马时期的医疗改革、税务改革的利益受损者,同时经济状况日益恶化,对于拜登等非常不满。

而当拜登在2020年大选中在包括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亚利桑那、佐治亚等州邮寄选票终获胜利,特朗普的支持者对于这个结果非常难以接受,这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们自身的身份认同,即在他们眼里,拜登是代表富裕阶层的,上台后推行的众多医改、税务改革,将会对他们形成剥削,自然难以接受这样的一个总统上台。

2、 理性危机

众所周知,西方现代文明建立在14-16世纪的文艺复兴以及17-18世纪的启蒙运动之上,以所谓“推崇理性、追求真理”作为一大重要理念。但是,在这次暴力冲击国会大厦的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反智主义正在冲击着美国政治与社会的根本基础。这些愤怒的示威者之所以会暴力冲击国会大厦,与特朗普一直声称这次大选存在徇私舞弊不无关系。特朗普在竞选失败后一直不承认败选,并在多个摇摆州发起了针对民主党人的诉讼,而他的支持者们则选择相信特朗普所说的,尽管事实上多个州法院已经驳回了特朗普团队的上诉。在他们看来,特朗普所说的都是真的,而不会去思考为什么是真的。

事实上,特朗普一直以来表现出反智主义特征,在新冠疫情开始发酵的时候,他表示这个新冠疫情不过是个感冒,甚至很夸张地表示可以注射消毒液来治疗新冠,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确实有人这么做了。

这次暴力冲击国会大厦事件,对美国来说更大的危机是一个所谓“政治领袖”的话语压过了理性与常识,美国社会的民主土壤正被反智主义所侵蚀,这将会直接导致美式民主继续走向衰败。

3、 法治危机

当愤怒的民众冲进国会大厦,大肆打砸抢,并对维持治安的警卫队发动袭击,已经是严重的对法律的蔑视。当天正在举行美国国会对选举结果的确认,但这些示威者采取暴力的方式干扰该程序,无疑是不尊重宪法与制度,也是对于法治制度的破坏。

《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一开始并未打算出动警卫队,而是副总统彭斯下令部署哥伦比亚特区国民警卫队。而在几个月前的黑命贵运动中,特朗普坚决表示要用军警甚至军队予以镇压,双重标准非常明显,也间接说明特朗普由于个人的偏见,导致国家的执法机构运作出现了问题。

可以说,这次特朗普的支持者暴力冲击国会大厦事件,所造成的不仅仅是物理上的破坏,也揭示了美国社会正面临认同危机、理性危机以及法治危机,这将会侵蚀美国民主社会的基础,对于整个社会秩序的负面影响也将难以消除,而拜登新政府尽管提出了所谓消除隔阂与对立的主张,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何恢复美国社会的重新认同,是一个非常艰巨的难题。(齐为群)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