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疫苗分配不该导致“灾难性道德沦丧”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星期一猛烈抨击疫苗分配不公平,指责富国占有了绝大多数疫苗。他说:“这个世界正处在灾难性道德沦丧的边缘,而代价就是穷国的生命与生计。”

目前有7款疫苗在世界范围内投入使用,其主力是美国疫苗和中国疫苗。美国疫苗基本流向了发达国家,中国疫苗则主要流向了发展中国家。

在使用美国疫苗的富国中,美国自己已经接种了至少1200多万剂,排首位;英国接种了431万剂(含英国牛津疫苗),居欧洲国家中第一;加拿大是囤积疫苗最多的国家,它购买的疫苗据报道已经足够加全体国民每人注射5剂。五眼联盟的三只眼遥遥领先,他们在疫苗最紧张的时期全都本国优先了,尽管英国声明它为穷国获得疫苗捐了款。

美英加均为对发展中国家人权喊得最响的国家,但它们无疑是谭德塞所说的“灾难性道德沦丧”的推波助澜者。不涉及本国利益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时,它们对别国的人权充满了口头关切,当要它们以实际行动接济他国帮助实现人权时,它们又纷纷做了缩头乌龟。

中国公司研发的疫苗成为打破富国疫苗特权、维护发展中国家权利的关键资源,除了中国疫苗便宜,易于运输和在世界各地接种外,还因为中国有爆发性的疫苗生产能力,而且中国的疫情相对缓和,有较大对外提供疫苗的余力。

其实对疫苗在分发初期供不应求、美国疫苗必然先向发达国家集中,五眼联盟国家是很清楚的。根据世卫提供的信息,针对艾滋病的救命药物从发明出来到穷国使用上用了10多年,H1N1的疫苗研制出来,到穷国使用上时疫情早已结束。如果按照以往的疫苗分发顺序,发展中国家得到美国的新冠疫苗不知道要经历多少耽搁和周折。

然而对中国疫苗这么重要的人道主义补充项,美国和主要盟国一直采取冷淡乃至贬压的态度。他们都没有对中国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帮过忙,西方舆论尤其对中国疫苗总体上不友好,热衷炒作夸大中国产疫苗的任何不利信息,妄议中国搞“疫苗外交”,这与他们联合资本力捧辉瑞疫苗、尽量淡化该疫苗导致接种者死亡等极端信息的态度形成鲜明对照。

这是不顾急迫人道主义需求的疫苗民族主义和利己主义,是让政治偏见主导抗疫事务的狭隘之风。人类围绕抗疫的团结太少了,关键的消极态度显然出自美国和它的主要盟国。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印尼、土耳其、塞舌尔、塞尔维亚、菲律宾等多国元首力挺中国疫苗,甚至本人当众接种中国疫苗,这对建立广大发展中国家对中国疫苗的信心起了巨大作用。他们这样做实际上是在共同维护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同步推进疫苗接种的权利,这是对公平的勇敢争取。

客观说,美国与中国的疫苗各有所长,它们本应是共同对抗新冠病毒的亲密友军。除了价格和运输技术上的原因,两国疫苗分别流向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格局不应再受到政治原因的强化。不要让谭德塞所说的“灾难性道德沦丧”成为现实并且固化,必须强调,新冠病毒是人类的共同敌人,抗击它的战场和工具无法分割。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