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中东地缘政治生态仍在恶化

这次的总统易主是美国历史上最特殊的一次权力交接。正是由于美国已经陷入到深刻的政治极化和两党对立,特朗普政府在最后时刻仍然在采取令外界眼花缭乱的外交举动,而热点问题丛生的中东地区更成为特朗普极力给拜登政府“挖坑”的重灾区。

日前,美国宣布把也门胡塞武装定性为恐怖组织,并把胡塞武装视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伊朗支持的重要对象,美国还试图确认伊朗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以借此加大对伊朗的制裁。四年来,特朗普在中东采取退出伊核协议、拼凑阿拉伯版北约、任性宣布巴以问题“世纪协议”、与阿富汗塔利班“和解”等行动,以及在2020年8月以来美国马不停蹄地推动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苏丹、摩洛哥四国建交,特朗普抓住任内时间缔造所谓外交成就,已经极大恶化本就动荡不安的中东地缘政治生态。

就以往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对中东地区的影响而言,中东地区往往会在总统更替前后出现一段相对的形势稳定期,也就是地区力量都会把政策调整放在美国总统权力交接之后,但由于特朗普政府不断在最后时刻为拜登“挖坑”,这就使得地区各派力量纷纷采取激进行为。这既是对特朗普最后行动的回应,也是对新总统拜登的施压,当前的中东形势因此变得急剧动荡,而这一切都与美国政治撕裂和严重党争的外溢密不可分。

首先,伊朗对美国的挑衅行为采取了针锋相对的反应,使伊核问题和地区形势更趋复杂,也使拜登政府重返伊核协议更加困难。伊朗外交部19日宣布,将特朗普及其政府多名现任和前任官员列入制裁名单,原因是他们参与针对伊朗国家和人民实施的“恐怖主义和非人道行动”。伊朗还突破伊核协议限制,加快进行丰度为20%的铀浓缩活动,扣押韩国油轮,并在阿曼湾举行军事演习,这无疑都是对特朗普挑衅行为的激进反应。日前,欧盟高调向伊朗施压,要求伊朗中止丰度为20%的铀浓缩活动,否则将根据伊核协议启动对伊朗的制裁,这种情况本身就是美国与伊朗恶性互动的结果。此外,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围绕伊核协议的政治生态已经发生严重恶化,美伊的恶性互动使双方关系严重倒退,欧盟口惠而实不至的无能为力,伊朗国内保守力量的强化,都使伊核协议重启困难重重,而这一切也将有助于伊朗保守派在2021年6月大选中获胜。从这一角度来看,留给拜登政府调整对伊政策乃至重回伊核协议的时间实在不多。

其次,内塔尼亚胡政府利用特朗普任内偏袒以色列的有利条件,最近不断采取行动,这不仅导致巴以形势更趋紧张,也将使拜登在巴以等地区问题上调整政策的空间受到挤压。近日,以色列对叙利亚东部靠近伊拉克边境地区发动空中打击,造成数十人死亡,这无疑与配合特朗普、打击伊朗在叙利亚的存在密切相关。更为严重的是,在美国总统权力交接之际,以色列政府开足马力在约旦河西岸推进犹太人定居点建设,显然是在给拜登“添堵”。考虑到特朗普政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片面宣布巴以“世纪协议”、助力以色列兼并巴勒斯坦和叙利亚领土(戈兰高地),极力推动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交,拜登想短期内在巴以问题上实现政策转圜实有困难。

再来看美国宣布也门胡塞武装为恐怖组织的恶劣影响。近来,胡塞武装对沙特在美国政府权力更迭前加快对也门事务的安排本就已经采取激进反应。去年12月30日,搭载在沙特影响下新组建的也门内阁成员的飞机刚刚抵达机场,便发生爆炸,导致至少25人死亡,110人受伤。这本身就是胡塞武装发出的强烈信号。当前,美国宣布胡塞武装为恐怖组织的做法不仅无助于也门形势缓和,还势必将刺激胡塞武装采取更加激进的行动。可以预见,拜登政府在也门面对的也将是一个烂摊子。

此外,当前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的形势均难言乐观,伊拉克甚至发生对特朗普发出逮捕令的恶作剧。长期以来,由于美国在中东积重难返,尽管从奥巴马到特朗普都谋求在中东进行战略收缩,但始终难以撤足。更加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内政治对抗的消极影响外溢到中东地区,尽管过去就有所存在,但其程度和消极后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严重。(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