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隆:伊核协议迎来转机?并非易事

在1月20日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前数小时,伊朗总统鲁哈尼向他喊话,催促美国重返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以及解除对伊朗制裁。由于拜登在竞选美国总统期间主张以伊核协议“为起点”同伊朗政府恢复谈判,这让人们似乎看到伊核协议的一线转机。

最近,伊朗方面动作频频,“三箭齐发”展示实力。半个月内,伊朗举行了4次军事演习。在最近一次演习中,伊朗发射的弹道导弹成功击沉距离美军航母一百多公里的靶船。伊朗还扣押了一艘韩国油轮,借此向美国施压,暗示解除制裁刻不容缓。尤其令人关注的是,伊朗宣布将浓缩铀丰度提高至20%。这意味着伊朗浓缩铀产量和丰度已双双突破伊核协议有关规定,被指“图谋迈过核门槛”。

伊朗的这些行为并非简单的“秀肌肉”,而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一系列政策信号。从时机看,伊朗看似激进的行为并非战争前奏,更非试图拥核,而是以主动出击的方式“送别”特朗普政府,警告后者及其盟友在任期最后时刻勿对伊朗造次,并展示其在重压之下,依然具备维护国家安全的意志和能力。同时,伊朗这样做是以强硬姿态迎接拜登政府。

从对象看,这些举动分别针对伊核协议有效性、伊朗遭受的经济制裁,以及被特朗普拿来说事的弹道导弹问题。借此展示伊朗的战略目标和底线,即原原本本地恢复伊核协议,拒绝将弹道导弹和地区政策作为谈判议题。伊朗行为的逻辑是绝地求生,以斗争求缓和。它试图采取“核边缘”政策,确保威慑有效性,并用“撕毁对撕毁”的方式,将美伊关系打回伊核协议签署前的原形,以便赢得筹码,强化谈判地位,争取以“冻结(制裁)换冻结(核活动)”的方式,在同一起跑线上与美国展开新一轮博弈。因此,伊朗的新动向仍限于战术和策略层面,其外交和安全战略并未改变。通过谈判恢复伊核协议,缓和与美国的紧张关系,仍是伊朗的选项。

对于伊朗的新动向,一直维护伊核协议的欧洲缔约国发出了较为严厉的批评,甚至认为其完全偏离伊核协议轨道,谋求拥有核武器。欧洲国家视白宫易主为伊核问题的重要转机,致力于配合拜登政府恢复伊核协议,自然不愿看到事态朝相反方向发展。然而,它们对伊朗的真实意图心知肚明,认为伊朗理论上仍在伊核协议框架内,其突破协议条款的行为并非不可逆。因此,在放出“狠话”的同时,仍在积极与美国协调,筹备重启与伊朗的谈判。

目前的迹象显示,拜登政府继承奥巴马外交遗产、重返伊核协议的意愿较为强烈。伊核协议谈判要员温迪·舍曼被提名为副国务卿,拜登团队与伊朗秘密接触的消息也已流出。当然,尽管美伊双方都有恢复伊核协议的意愿,但此协议非彼协议,双方仍自说自话,立场仍有差距。

首先,是关于和解步骤的分歧。伊朗的诉求是美方解除制裁,无条件重返伊核协议。美国则要求伊朗先行冻结核活动,并附加新的谈判议题。如此一来,双方又将陷入“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扯皮之中。

其次,是双方国内反对和解的力量都很强大。伊朗即将迎来总统选举,国内政治氛围不利于迅速缓和与美国的关系。特朗普任期内,美国国内反伊朗势力得到强化,拜登政府恢复伊核协议的努力将受到多方掣肘。

更为不利的是,过去几年里,中东战略态势已发生巨变。客观地讲,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外交上取得重大突破,重塑了地缘政治格局。在其撮合下,美国的中东盟友间实现大和解。美国的中东盟友网络得到拓展与巩固,伊朗被地区国家进一步孤立。在“多对一”的态势下,中东地缘政治格局“阵营化”愈加明显,伊朗与地区敌手间的安全困境犹在。在新格局下,美国若与伊朗改善关系,势必遭到一众盟友强烈反对,这将使拜登政府陷入两难境地。因此,预计拜登政府将优先应对抗疫等国内挑战。在外交上也会先易后难,押后处理伊核问题,伊朗和其他中东问题也未被列入其百日执政计划中。

虽然恢复伊核协议绝非易事,但拜登政府上台后,美伊关系将触底反弹,“缓和”会成为未来一段时期的主基调。双方恢复接触和谈判值得期待,这将为伊核问题最终解决提供基础。伊核协议其他各方也会珍惜即将出现的机会窗口,共同推动恢复协议。美伊关系走向缓和,阵营间实力差距缩小,力量格局趋于平衡,中东有望进入一个相对平静的时期。(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志远卓越学者、中东研究所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