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对华定性难改,中国谋变但不求人

美国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星期一就中美关系回答了记者提问,她称“中国在国内越来越威权,在国外越来越强势”,并认为中国“伤害了美国工人,削弱了我们的技术优势,威胁了我们的同盟关系和我们在国际组织中的影响力”。她表示华盛顿“正在耐心地寻求与中国打交道的新方法”。

从普萨基的表态可以看出,拜登政府对中国的认识和定性与特朗普政府几乎无异,普萨基强调“我们正与中国展开激烈的竞争,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是21世纪标志性的特征”。拜登政府在意的只是“让中国承担责任”的“新方法”。

华盛顿需要拉盟国一起遏制中国,这的确是美国两党在对华路线上的共识,中国人需要真正静下心来,面对中美关系长期严冬所意味的种种挑战。

美方强调“耐心”,可能有几层意思,包括拜登政府视处理疫情等国内问题为当务之急,他们希望先与盟友充分沟通之后再与中国谈,以及他们虽看不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零敲碎打”,但自己就怎么与中国打交道也没有主意,等等。

既如此,我们认为中方也不妨以耐心回应之。现在中国的抗疫是全球主要国家里最顺利的,我们的经济恢复最强劲,国内高度团结。主张缓和中美关系是中国减少中美交往成本,以及支持全球稳定的一份善意,但我们并没有需要拜登政府立刻帮忙解决的急迫大项。对中美关系现状中方已经形成很强的适应和承受力,如果华盛顿不着急调整,我们有什么可急的?

从中国一国之利的角度说,中美关系好与不好除了要看它导致的当前是非和牵扯精力多寡,还要以中美竞争的结果来审视。也就是说,如果中美关系就这么僵持着,但不打仗,而且结果是中国对美国的相对发展速度更快了,两国的实力差距不断因此而缩小,那么这样的中美关系从战略意义上就不能说是不好的。

要看到,特朗普团队在四年里不断打压中国,搞各种脱钩断链,但他们的弱华企图一个都没有实现,而且中国相对前进了一大步,美国的综合战略损失则大得多。所以说改善中美关系就是中国的善意,它不是中国被美国压得受不了了请求华盛顿“高抬贵手”,这一点美国的所有政治精英都需要建立清醒认识。

中国的耐心需要体现在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上,而这早已是中国应对美方压力的现实策略。中国要在中美关系全面恶化的环境下保持强劲发展,这已成为中国经济运转新的战略指南。我们在国内要继续踩改革的油门,对外则要逆着美国的脱钩断链把开放越搞越红火,这一切已在中国系统性成形。

在最困难的2020年,外国在华直接投资又增长4%,美国多家大公司计划在华扩大投资,这些都证明了特朗普政府对华路线已经走进死胡同。

特朗普路线之魂就是鲁莽地推动与中国战略对抗,拜登政府要把美国带向新路,但如果只做表层的项目调整,不触动美国的战略思维,那将是舍本求末,他们在主要目标方向有可能搞成夹生饭,或者是新瓶装旧酒。

如果看不到中国的发展是这个人口大国在改革开放条件下的必然浪潮,看不到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努力遵守国际规则的诚意,也看不到中国维护本国根本利益的坚定决心和能力,那么美国新政府就有重蹈特朗普政府战略错误的危险。我们希望拜登团队对华政策的实际情况不是这样。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