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铎:日本在南海问题上当谨言慎行

日本上周通过其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照会,认为中国在南海划设的有关领海基线“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指责中国“限制其他国家的航行和飞越自由”。照会还援引所谓南海仲裁案裁决,认为南海部分地物是不能被据为领土、也不产生领海和领空的低潮高地,妄图否定中国对南沙群岛的领土主权和在南海的海洋权利。

日本上述观点既不符合事实,在法理上也站不住脚。中国1996年公布的西沙群岛直线领海基线符合一般国际法和国际实践,中国历来对南沙群岛整体拥有领土主权,美济礁等海洋地物是南沙群岛的组成部分。尽管中国与一些周边国家在南海存在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争议,但该地区的航行和飞越自由从未因此受到干扰。

日本并不是南海问题的当事国,但在东海与中国有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作为美国的重要盟友,日本近年来介入南海问题并试图施加影响的招式不可谓不多,但却从没发挥过什么建设性作用。早在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请求时,所谓仲裁庭的绝大部分成员即是由时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一手指派的。柳井俊二在参与组建仲裁庭的同时,还在日本国内担任安倍政府“安保法基础再构建恳谈会”会长一职,为安倍修宪、解禁集体自卫权、强化日美同盟提供理论支持,其政治倾向不言自明。所谓仲裁裁决发布后,日本政府也多次就所谓“裁决拘束力”高调发声,罔顾南海有关争议问题的来龙去脉和历史经纬,指责中国“不遵守国际法”。

在“南海军事化”方面,日本也称得上是推手之一。即便是在去年其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时,日本依然派遣“加贺”号直升机航母(DDH-184)、“雷”号驱逐舰(DD-107)和“苍龙”号潜艇(SS-510)在南海大搞反潜演习。而这还只是日本不断强化在南海军事存在的一个缩影。

日本这次“照会介入”南海问题的缘由,是2019年底马来西亚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在南海的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定申请。这个划界申请影响了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海洋权益主张,中国不得不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照会表明立场,要求大陆架界限委员会不要审议该申请。然而,一些南海沿岸国和部分域外国家却先后提交照会或声明,质疑、攻击中国的主张,挑起了一场“外交照会战”。不过,在过去三个月,这场“外交照会战”已经渐趋冷却,日本突然选择此时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这样一份照会,很难不让人怀疑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从时间上看,日本提交照会是在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前一天的1月19日。鉴于拜登政府在对华政策包括南海问题上可能采取更趋倚重盟友、伙伴的“多边主义”和更倾向于打“规则牌”“法理牌”,日本此举可以称得上是给拜登政府的一份“礼物”。值得玩味的是,过去一周,日美国家安全部门高官和防长在互动时均提及钓鱼岛问题,并再次确认“钓鱼岛是《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的适用对象”。

从内容上看,日本照会没有过多涉及岛礁归属和法律地位等其他国家更愿意拿来做文章的话题。这似乎是有意而为之。

一方面,日本希望在领土主权争议问题上表现得“中立”一些,至少在表面上如此。毕竟在20世纪前半叶,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还有过侵占中国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不光彩历史。

另一方面,日本也试图避免影响自身在冲之鸟礁问题上的立场和利益。众所周知,冲之鸟礁在高潮时只有两张床大小面积的岩石露出水面,但日本认为冲之鸟礁是完全意义上的岛屿并拥有专属经济区、大陆架,甚至以此主张200海里以外的大陆架。日本的立场一直以来遭到中韩等国的强烈质疑和反对,认为这一主张是对人类共同继承财产的侵蚀。日本以冲之鸟礁为基础提交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申请也没有得到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的认可。反观日本在南海问题上出招时的精心设计,国际社会完全有理由质疑,日本在解释和适用海洋法相关规则时,到底是出于对国际法价值观的真正尊重还是出于对自身政治利益的现实考量?

无论对于周边的沿岸国还是对于航道的使用国来说,南海的和平稳定都弥足珍贵也来之不易。日本不是南海问题的当事国,本应谨言慎行、发挥建设性作用,而不是搬弄是非、搅局南海稳定。(作者是中国南海研究院海洋法律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