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曙申:台当局抗疫政治化自食恶果

从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民进党当局一直以“台独”思维和对抗姿态处理疫情中的两岸关系,将卫生防疫问题政治化、民粹化,企图“以疫谋独”。然而,全球疫情仍在扩散,岛内防疫漏洞不时显现,民进党当局抗疫政治化的做法正陷入越来越大的困境。针对台湾当前“新冠疫苗危机”,有岛内医师呼吁,只要大陆疫苗符合台湾安全法规,就不应对其采取歧视做法。

民进党抗疫政治化的“靠山”是美国。特朗普执政四年期间,外界看到台美关系持续升温。但根本上,特朗普只是将台湾作为对中国大陆施压的一张牌和一枚棋子,把台湾当成满足美国军工复合体利益的军售对象。特朗普任内先后11次对台出售价值超过180亿美元的武器,不少军售案是特朗普强行要求民进党当局接受的,台湾在与美国互动中的从属、被动地位由此一览无余。然而,美国频频售武赚钱,不代表会同样“慷慨”地对台提供新冠疫苗。

当前全球范围都将新冠疫苗视为遏制疫情蔓延的重要手段,已有包括中国大陆研发在内的多款疫苗投入使用。去年民进党当局与特朗普政府公开签署“防疫伙伴关系联合声明”,声称双方就“疫苗的研究与生产”“防疫医疗用品及设备”进行交流合作。民进党当局还争取美国支持岛内“国光生计”、高端疫苗等企业研发新冠肺炎疫苗,屡屡高调宣传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进行技术合作。如今莫德纳、辉瑞等公司研发生产的新冠肺炎疫苗已在美国上市接种,但作为美国所谓“防疫伙伴”的台湾,迄未获得一剂疫苗。

1月中旬,台湾桃园县医院暴发新冠肺炎群体感染事件,显示疫情暗藏危机和破口,岛内民众对疫情防控警报的焦虑心态升高,越来越关心何时才能接种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民进党当局多次公开表示“不会使用大陆疫苗”,但如今环顾内外,岛内研发的疫苗一时难以指望,欧盟要求境内生产的新冠疫苗须取得核准方可出口,美国疫情恶化,自身疫苗供不应求,备受国内批评。对此台湾卫生部门负责人陈时中竟称,台湾“买不到疫苗”是因为“大国垄断囤积”和“世卫组织不给力”。民进党这种卸责甩锅的惯用政治操作,已受到岛内越来越多的质疑。

近来受疫情影响,全球汽车芯片短缺,一些国家希望台湾半导体业者增加产能和供给。这一市场行为在岛内立刻被政治化,甚至有民进党人士提出“以芯片换疫苗”。目前,民进党当局急欲与拜登政府建立互信、增进关系,将于近日举办“台美产业视频会议”,包括讨论台湾支持美国汽车芯片的问题。在岛内社会民意压力之下,民进党当局可能借机向美方争取新冠肺炎疫苗。近来,台各界强烈批判民进党当局为了亲美媚美,在特朗普下台前贸然决定进口含瘦肉精的“美猪”,却换不到美方同意与台湾洽谈贸易协议的承诺,岛内社会也同样怀疑民进党拿芯片作筹码换疫苗的可行性。

在疫情和政治相互交织中,岛内社会的理性声音一度受到抑制。随着民进党抗疫政治化操作的困境加深,一些岛内医疗卫生界人士站出来指出,台湾是外向型经济体,目前主要靠管制防控疫情,接种新冠肺炎疫苗有助于逐步开放经济,疫苗是卖方市场,台湾不应对大陆疫苗采取限制性做法,只要大陆疫苗符合台湾地区安全标准,就可以与欧美疫苗比较安全性、有效性、交货速度和市场价格。

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岛内民众感受到,只有民进党当局放弃政治操弄,回归卫生防疫的本质,对台湾才有利。(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