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云竹:傅高义教授对中美关系的期盼

原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主任、退役少将 姚云竹

10多年前在美国哈佛大学作访问学者时,我有幸认识傅高义教授,并与他成为好友。我常去他家中求教,他也来我办公室讨论当时正在撰写的《邓小平时代》。他会建议我参加费正清中心的一些活动,并介绍我认识与我专业相关的学者和访问学者。在我心中,他是一位慈祥的长者,热心助人,善解人意。同时也是一位勤奋的学者,笔耕不辍,学术追求永无止境。他还是一位豁达的智者,乐于倾听,努力让不同者互相理解,让争执方回归理性。

傅高义教授离世前几天,还在与北京大学的王缉思教授反复推敲修改、以期尽快发表一份中美学者的共同倡议。读完这份未完成的倡议,感慨万分。傅老先生一生致力于推动国家和人民之间的了解。在中美关系每况日下之际,他虽然心急如焚,但却是少数几位始终保持乐观的学者。他的信心,来自于对人性和文化共通性的理解,来自于对中美两国承担世界繁荣与和平责任的信念,也来自于对处理两国关系人员的专业水准的认可。美国大选落幕之后,他欣喜地认为出现了让两国关系重回正轨的机遇。作为一名学者,他感到责无旁贷,要为改善中美关系建言献策。

他在起草的倡议中,呼吁中美双方从最基本的三件事做起。第一件是加强共同利益领域的合作,包括全球抗击新冠疫情和应对气候变化。为此,中美需要修复和重建各层次的对话和交流,逐渐恢复基本的信任,改善关系氛围。第二件是预防双边关系的进一步恶化,理解和调整相互安全利益,保持战略克制,避免军事冲突。第三件是就国际治理制度的基本原则达成共识,以便减少两国冲突,建立全球合作的广泛基础。傅高义先生做了一辈子的学问,他擅长将错综复杂的问题高度抽象,省去繁复的数据分析和理论推导,拿出常识性的答案。

美国新政府已经宣誓就职,对华政策新班子的人员也在陆续就位。中国通过与上届美国政府打交道的历练,处理对美关系更加成熟冷静。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双方都不可能战胜对方,也不会有消灭对方的战略目标。共存共进,恐怕不仅是双方的必然选择,也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期望看到的中美选择。相信中美双方的有识之士,能够循着傅高义教授提出的大道至简的思路,有共同利益就推动合作,有冲突可能就加强预防,共同讨论国际治理制度的基本原则。特别是在中美重新定义双方关系的新时期,必须摒弃极端意识形态化的争斗,放弃使用标签化的话语攻击,减少无端指责和情绪化的立场表达,降低互动中的零和性质,共同探讨如何共存,如何共进,如何开创一种符合中美两国共同利益,符合大多数国家共同利益,符合人类发展总趋势的中美关系新局面。

我最后一次与傅高义教授交流,是在去年12月1日北京香山论坛的视频会议上,他是我所主持的会议中的发言嘉宾。他发言时说我和他是“特别棒的朋友”,这让我非常高兴。他批评了美国上届政府对华政策的错误作法,也为未来改善中美关系提出了很多具体的建议。20天后,传来了他不幸离世的消息。

当我重新观看那天的视频时,我又一次听到他说“我要发表一些特殊的个人观点,或许这是一个老人,一个无权势的老人的权力!”而我知道,这是一位毕生致力于中美理解和友好的老人最后的肺腑之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