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继平:在中美间找平衡,考验日本智慧

在不重视盟国的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时,日本虽然不像欧洲一样公开表达对美国的愤怒,但感到不满、失落是肯定的。因此日本对拜登上台后的日美关系充满了期待,因为拜登早就宣布上台后将修复美国与盟国的关系。在近日举行的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和美日澳印“四方对话”外长会上,日本与美国都有互动。

日本到底期待与美国在哪些政策上加强合作呢?日本经济新闻社近日在日本国内就此进行了舆论调查。其结果显示,期待日美合作“强化对中国、朝鲜的抑制”的比例最高,达54%;而居第二位的是对日美进行“新冠疫情合作”的期待,只有43%。可见,日本国民中,担忧来自中国的安全威胁、希望借助强化日美同盟威慑和防范中国的想法普遍存在。

日本内阁府在2月19日发布的一份民调显示,受访日本民众认为中日关系友好的仅占17.1%,不认为中日关系友好的民众则多达81.8%。根据不同年龄来看,认为“良好”的人群主要集中在18 至 29岁,不认为“良好”的主要是60多岁的人群,这两者的占比都比以往有所增加。但同时,日本民众较为认同中日关系对两国发展的重要性,78.2%的受访者认为“重要”,认为“不重要”的仅有20.6%。

日本社会的“中国威胁论”上升、国民对中国的印象恶化,很大程度上来自日本媒体的报道,如所谓“中国公务船侵入日本领海”、在钓鱼岛周边强化活动等。日本媒体的相关报道不仅无视两国存在领土争议的事实,进行失衡的选择性报道,还使用刺激性语言,对民众舆论起到煽动作用。日本学者泉川友树今年1月在《琉球新报》刊文指出,中方公务船2020年虽然增加了在钓鱼岛毗连区的航行次数,但进入钓鱼岛12海里巡航的次数明显减少,行动更为“克制”。但遗憾的是,日本民众很少有人了解这些事实。连续举行多年的中日联合舆论调查的结果显示,日本人关于中国的信息95%来自本国新闻媒体;另一方面,日本人认为本国媒体关于日中关系的报道“客观、公平”的比例,远低于认为“不客观、公平”的比例。

日本国民的“威胁感”不只是来自媒体。上述关于中国公务船加强活动的议题在日本国会议员、政党、政府层面和外交领域也不断出现,而且影响广泛。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以来,日本首相菅义伟和拜登之间、日美外长和防长之间共举行了四次通话,无一例外地将“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作为突出议题、也可以说是首要议题加以强调。该议题出现在菅义伟祝贺拜登当选的通话中,尤其显得突兀。这种重视程度不仅在外交中非常罕见,甚至会给人造成“东海形势已非常紧张、中日因领土争端即将发生冲突”的印象。

对于拜登上台后的政策,包括中日在内的许多国家都抱有期待。就中美关系而言,特朗普对中国的打压在贸易、科技等多方面给全球带来冲击。拜登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竞争对手”而非“威胁”,中国也对缓和中美关系展现了积极姿态。鉴于中美关系的全球性影响,多数国家希望中美能建立稳定的、基于规则的竞争与合作关系,相信日本也不例外。日本作为仅次于美中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亚洲重要国家之一,与美、中建立良好的双边关系,进而形成稳定的中美日合作架构,不仅有利于地区和平稳定,也符合日本长远国家利益。而在这一过程中,日本完全可以而且有能力发挥积极作用。

中日之间的合作需求远远大于分歧,但又面临历史、领土等问题和障碍,而且短期内难以彻底解决。正因如此,两国首脑强调必须加强对双边关系的政治引领。为此,管控危机、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必不可少。对领土问题,日方一方面不正面承认领土存在争议、不愿通过谈判解决,一方面要求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的美国以武力为自己站台,这对发展中日关系来说并非一种建设性态度,甚至会遗患无穷。日本如果想将此作为强化日美同盟的“抓手”,那将会对中美关系、中美日合作带来长远的负面影响。

日本在外交上的定位是:日美是盟国,日中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发展良好的日美、日中关系,同时保持适当平衡,不使两对双边关系相互伤害,进而在中美关系中发挥积极作用,可能更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这样,日本自身的战略价值和地位也会得到提升。(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