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微:管它打啥算盘,重归援助是好事

近日,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法国在对外援助方面将“重回赛场”,通过新发展政策法案,将法国对外援助的预算从原有的100亿欧元上升至150亿欧元,重点锁定在非洲撒哈拉以南的18个国家及海地。勒德里昂称,这是因为“我们已经和中国进入了(对外)发展模式和影响力的战争。” 无独有偶,美国总统拜登在19日举行的G7峰会上也正式表示,未来两年里美国将向全球疫苗接种捐款40亿美元。

回顾过去一年,非洲国家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发展面临严重危机,需要更多的发展资金支持。一方面,非洲国家的发展风险加剧。已经有迹象表明,在非洲最不发达国家,无论是在治理、性别平等、社会公平还是在《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提出的许多其他目标方面都已陷入停滞。2019年10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正式发起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行动十年”计划,旨在确保《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落实,但目前新冠疫情带来的系统性冲击影响日益加剧,有可能至少抹去2015年以来取得的进展。在诸如消除贫困等问题上,这些冲击可能使全球发展倒退30年,其中非洲最贫穷和最脆弱的国家和地区受到消极影响的范围将不断扩大。另一方面,人道主义援助领域的资金缺口加大,暴力和非暴力抗议活动在一些脆弱地区越来越频繁地爆发,联合国粮食计划署等多家多边人道主义机构面临巨大的筹资缺口。

新冠疫情导致各主要经济体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国内矛盾加剧,为了转移冲突焦点,发达国家纷纷削减对外援助预算。这导致广大发展中国家面临更加严峻的发展困境。西方一些国家敏感地注意到了这段空窗期给西方国际影响力带来的冲击。其纷纷表态要“回归”对外援助,本意并非要帮助解决全球发展困境。勒德里昂就毫不讳言新发展政策法案“植根于地缘政治的影响”,而“我们已经从(对外)发展援助中消失了”。可以看出,法国试图增加对外援助最主要的目的是挽回对非洲逐渐失去的影响力,防止其他域外国家与非洲建立紧密联系,重建宗主国对殖民地的“荣光”。美国的转变也有类似之处,特朗普政府时期,前国务卿博尔顿宣布“新非洲战略”后不久就被解职,特朗普执政4年,美国在非洲的作为乏善可陈。拜登政府上台后开始着手扭转特朗普政府在发展中国家中的消极印象,其计划投入40亿美元支持全球疫苗接种,也有地缘政治竞争的考虑。

不管西方国家心里打着什么算盘,未来资金支持如果真能落到实处,对于非洲的发展来说当然是好事。从发展中国家的群体利益出发,中国愿意与西方国家开展三方发展合作,共同支持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的包容性发展。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OECD/DAC)一直将推动包容性发展作为重要目标。中国也始终认可和坚持发展必须克服排他性。因此,针对发达国家出于地缘政治竞争考虑的对外援助政策,我们仍然愿意从受援国的切身利益和发展诉求出发,与发达国家进行主动沟通和广泛协调,避免援助项目的“重叠”和“碎片化”,提升有限的发展资源的使用效率,并在受援国同意和积极参与的情况下,与发达国家探讨发展援助的三方合作,充分发挥各方的比较优势,共同推动全球发展。

当前新冠疫情加剧了全球发展困境,而发达国家主动调整对外援助政策,对于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前景来说是好事。为了弥合不断扩大的发展缺口,开放和包容才是根本出路。因为对于广大受援国来说,没有所谓的模式和影响力竞争,如何应对发展危机、共同推动和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才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普遍关切。(作者是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