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刚:美国出现“脱美国化”倾向

我们无法想象美国会变成一个像瑞典那样的“民主社会主义”(Democratic socialism)国家。但我们很快就可能要面对一个有强烈民主社会主义倾向的美国。(请点击上方#瑞典笔记,参阅有关瑞典的文章)

我在几个月前的一篇文章中预测,新冠的爆发暴露了各国公共卫生系统存在的不同程度的问题,一旦疫情缓解,所有国家都会把社会保障的改善作为首要工作,并提升医疗和卫生保健体系。这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全球趋势。发达国家尤其如此。

在发达国家中,美国的调整和变化与其未来政治风向相关,值得关注。

华盛顿方尖碑。世界最高的石制建筑。丁刚摄

美国政府最近公布了一项1.9万亿美元新冠病毒的纾困方案。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说,如果国会通过该法案,明年可能会获得充分就业机会。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还坚持不应限制获资助的收入门槛。

根据这一计划,每位年收入不超过7.5万美元的美国人都可以获得1,400美元的纾困支票。这一资助的上限有可能降到5万美元,到2025年将联邦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

显然,这一大规模救济计划的通过不仅将使中产的下层和底层社会广泛受益,而且还将使政府在确保和改善经济和社会保障方面发挥更重要作用。 随着随后更多的政策出台,现有的医疗保险制度有望得到完善。

我不认为美国很快就会成为像欧洲国家那样的福利国家或民主社会主义国家。 但所有迹象表明,美国很可能会转向这一方向。新冠疫情的蔓延加速了美国政策调整的速度,预计这将带来结构性的变化。

早在2015年11月,桑德斯就在乔治敦大学发表了一个关于民主社会主义的长期计划的演讲,其中就提到了使更广泛的中低层受益的福利计划。更重要的是,他的社会主义思想得到了千禧一代的广泛支持。这就是为什么在最近的美国总统选举中,许多选民把美国的分裂称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两条道路之争。

纽约街景。资本累积的高度。 丁刚 摄 

十多年前,我在一篇文章中提出了中国面临的“脱美国化”挑战的问题。事实上,随着经济的发展,几乎所有处于上升期的新兴经济体都面临这一挑战。

简单地说,在市场经济下,资本力量对社会的各个方面,包括社会制度、民众的价值观以及分配体系产生强烈冲击。新兴经济体必须从经济发展的初期就高度重视社会公平,通过对资本的管控,以及建立社会保障、就业保险和其他相关福利制度,来实现可持续发展。对中国而言,还面临着地球根本无法承负第二个美国的问题。

现在,美国本身也面临“脱美国化”的挑战。

疫情蔓延暴露了美国社会福利和卫生系统的脆弱性,而这种脆弱性了是以华尔街为代表的资本力量疯狂发展的代价之一。 

一方面,相关福利制度已经不能适应美国社会的变化。另一方面,与欧洲相比较,美国的二次分配体系长期以来缺乏改进动力,而一次分配的差距又越拉越大。

然而,美国仍然是一个与欧洲不同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社会在传统上更重视个人主义、竞争和自由,特别是支持共和党的保守团体一直坚决反对任何欧洲式的福利政策,因为这些政策将直接导致大政府的形成。

曼哈顿,金钱打造的华丽。 丁刚摄

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有着与生俱来的恐惧。资本力量绝不会减弱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力,特别是疫情爆发后,华尔街将变得更加贪婪,它将通过寻求进一步扩张加速财富积累。现有的美国管理和分配系统不足以平衡资本力量对社会公平的冲击。

因此,在未来,我们将看到两条路线之间更激烈的较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