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卫列:美国带什么心态回归,中国都是稳定的

美国政府近日宣布重新加入《巴黎协定》,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此表示欢迎,认为美国的净零排放承诺意味着产生当今全球碳污染2/3的国家都在寻求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将使《巴黎协定》重新成为一个完整的整体,对美国和全世界都是好消息。

毋庸讳言,此次美国重返《巴黎协定》,是带着跟中国竞争国际影响力的态度回归的。但同时,拜登承诺采取行动实现2025年前把温室气体的排放减少到比2005年低26%~28%水平的目标;任命前国务卿克里为首任气候事务总统特使,并让他加入国家安全委员会;克里和拜登的国内气候顾问麦卡锡领导政府的气候议程,协调法规及国内、国际激励措施,以加速清洁能源的使用和化石燃料的过渡;拜登还签署了十几项与气候变化有关的行政命令,动员所有联邦机构帮助制定政府的应对措施,并表示尽管存在分歧,但不会因此影响中美两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以上表态和动作都显示出,应对气候变化成为当前美国政府的内政外交重点,并纳入最重要的多边和双边对话中,美国在全球问题上离不开与其他国家的合作。

尽管拜登在近日举行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表态称须做好与中国长期战略竞争准备,但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世界两大经济体除了合作别无其他路径,两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总量的40%,若一个搭台,另一个拆台,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将会成为泡影,两国寄望于影响国际气候外交也无从谈起。

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总量的约13%,作为全球科技影响力最大的国家,美国在气候变化领域发挥作用、重返合作,一方面能有效实现减排和温控目标,有助于其他国家的减排,另一方面对疫情后全球经济绿色复苏将产生积极影响。美国政府计划向国内投资2万亿美元,建立一套清洁能源标准,实施能源转型计划,使得美国电力行业在2035年前实现碳中和,同时推动美国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这将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由此产生的辐射效应将同时提升全球经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气候变化是经济和金融稳定的根本风险,相关应对行动可以促进全球GDP增长。

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同样有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加强合作的需求,并加快调整优化产业、能源结构,大力发展新能源,使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面对美国重新加入各个“群”的态势,我们的态度是稳定的,即坚定走绿色发展之路,加快环境持续化、经济绿色化、政治法治化、文化生态化、科技创新化、社会和谐化的步伐,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和稳健的措施应对未来的挑战。(作者是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院副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