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美国回来了”但“世界回不去了”

2月20日是美国总统拜登入主白宫的“满月日”。前任总统特朗普以“让美国再次伟大”上台,不仅“壮志未酬”弄下个烂摊子,还拒绝权力交接,最后“愤然含恨”离开白宫。78岁高龄的拜登以“待从头,收拾旧山河”的“豪情”,进入椭圆形办公室首日便签署17道行政命令,要求进入所有联邦机构须戴口罩、重返巴黎气候协定、终止美墨边境筑墙资金等,向世界昭告“美国回来了”。

随后,拜登政府展开了一轮繁忙的电话外交。先是打给英国首相约翰逊,第二通电话打给法国总统马克龙,最后打给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电话外交之后,拜登便与盟国紧锣密鼓地开展视频会议。视频会议外交既有部长级的美日澳印外长的“四方安全会议”,也有美德法英的四国外长会议,还有北约成员国防长会议,更有拜登总统出席G7 集团峰会和以总统身份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安全政策讲话。

拜登同国务卿布林肯和防长奥斯汀与盟国单边或多边接触的基本内容,无不强调“美国回来了”、“美国要重新发挥世界领导作用”、“美国要领导盟国应对共同威胁”,而且走到哪里都“言必称中国”。美国作为世界第一政治军事金融和科技强国,内外政策走向的任何变化都会对国际局势的发展产生影响。遗憾的是美国出于一己之私,通过军事打击,制造动乱,推行颜色革命,极限施压,全面制裁,贸易冲突,围堵封锁,离间破坏等等手段把世界搞乱了。冷战结束使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不可一世,加紧推行独裁世界的全球战略,但30年来除了控制世界的能力和国际影响力相对下降以外,在其他方面实在难言有所成就,遑论取得成功。

拜登接手的是混乱不堪的世界和混乱不堪的美国这种“双混乱”局面,“拨乱反正”的任务何其艰巨。拜登虽不再说“使美国再次强大”的口号,但行动上仍在朝此目标努力,而且还要拉上盟友和国际机构。2021年是美欧恣意挑起的“阿拉伯之春”颜色革命10周年,是继小布什“新保守主义”政府借“9·11”恐怖事件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10周年之际,奥巴马政府搞乱中东进而控制中东的第二步战略部署,多个中东国家陷入严重动荡。美军所到之处,只能用生灵涂炭来形容。美军深陷现场战争泥淖,在阿富汗损失惨重,只能与当初誓言消灭的塔利班谈判撤军事宜;在伊拉克进退两难,伊议会通过要求美撤军议案;利比亚现呈东西分裂状态,两个政府,两支军队,两种货币,军事割据林立,不仅成为全球最大的难民集散地,更成为地区国家和大国势力争夺之地。

拜登在就任一个月之后不仅召开了G7视频峰会,而且发表了联合公报,这是“美国回来了”的重要标志。G7峰会公报指出,7国为振兴经济出台了史无前例的60000亿美元救助计划,以保护就业和促进强有力经济复苏,但实际情况是各国抗疫和经济发展备受争议,美欧均为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地方,都在经受第三波疫情的沉重打出。美欧2020年经济分别衰退3.4% 和7.2%。美国自2021年年初到2月20日新增感染和死亡人数分别为800万和21万。拜登在美死亡人数突破50万人(超过一战以来所有战争的死亡人数)时直呼“心碎”,并令全国举半旗致哀。救人与救经济“双失败”也留下了令人目眩的“财政悬崖”。

纵观拜登政府执政一个月来的表态和外交活动,“美国回来了”并非是要和各国“平等共事”,更多的是“美国重新领导世界”和“大家都要听美国的,为美国利益服务”。只是世界已不再是冷战刚结束时的世界,也不再是拜登担任奥巴马副手时的世界,而是已经被特朗普彻底搞乱,使美国号召力和影响力严重衰落的世界。利益多元化已使美国与盟国关系趋于松散。美欧对多边主义的理解并不尽一致,美国刻意制造“共同威胁”以控制盟国也并非总能起作用。到目前为止,欧美虽然开启了对话,但只是原则地回应各自的关切,仍停留在各说各话的阶段,还谈不上政策与行动协调。

马克龙总统在慕尼黑安全会议视频讲话后说,虽然在2019年已发表过“北约脑死亡”的诊断,“但仍相信北约”,“法国要求的欧洲战略自主不是取代北约,而是使欧盟成为美国更可信赖的伙伴” 。“美国回来了”,只是“世界回不去了”。(作者是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前驻外大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