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卫东:“特朗普党”要诞生?可能性不大

特朗普离任后,美国共和党内部的分裂也愈演愈烈。在执政的最后阶段,由于特朗普在暴力冲击国会事件中的“不当作为”,共和党内建制派人物对这位前总统的不满集中爆发。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公开表示特朗普应为此承担责任,7名共和党参议员在弹劾案中认为特朗普有罪,此举遭到特朗普及其党内支持者的猛烈反击。在这一背景下,即将于2月28日召开的美国“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很可能上演共和党这两派力量公开对决。而这是否会催生出美国的“第三党”呢?

虽然特朗普已经卸任,但凭借着7400万选票其在美国保守派中的影响力不容低估。目前,特朗普已经呼吁罢免麦康奈尔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的职务,而共和党在众议院的三号人物丽兹·切尼也因支持弹劾特朗普而被本州共和党委员会逼迫辞职。在这一背景下,“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也成为双方对抗的一个舞台。特朗普方面已表示计划参会并发言,阐释共和党与美国保守主义运动的未来,批评拜登的政治主张,并对背叛者进行清算;而建制派代表人物、前副总统彭斯则拒绝参会。可以预计,共和党内部的分裂将在这次大会上更明显地展现出来,很多敏感问题也会随着局势的发展而变得尖锐。

客观说,共和党陷入当前困局有些出人意料。虽然特朗普与建制派之间的矛盾在2016年大选中即凸显出来,但两者在特朗普执政的四年中合作相对也算顺利,国会共和党人几乎在所有重大议题上都站在了特朗普一边。但在暴力冲击国会事件发生后,共和党内部的矛盾迅速激化,一方面是因为建制派人物对于特朗普不断涉嫌违宪的举动忍无可忍;另一方面也是由于特朗普任期临近结束,因而不再被视为“不可冒犯的人物”。当然,建制派更希望利用这一突发事件趁机打击特朗普在党内的声望,唤醒更多共和党选民“迷途知返”,将共和党尽快带回到正轨上。

不过,当前的民调数据并不支持建制派的一厢情愿。时至今日,仍有68%的共和党人希望特朗普能继续担任该党领袖,46%的共和党人表示,如果特朗普决定创建一个新党派,他们将退出共和党,加入“特朗普党”。显然,共和党选民对于特朗普的忠诚依然较为坚定。上任以来,特朗普采用鼓动对抗、强推政策的方式,将对手塑造成不共戴天的仇敌异类,赋予了共和党选民极强的政治身份感,促使其紧密团结在自己身边,成为特朗普的“私家卫队”。在这种条件下,建制派过早与特朗普切割似乎有些草率。选民就是靠山,如果特朗普一意孤行率众拼个鱼死网破,建制派还真会手足无措。

当然,换一个角度来看,也不应高估特朗普离任后的影响力。第一,他已经不是在任总统,成为新闻热点的机会一落千丈;第二,特朗普进行选民动员的发声平台所剩无几,他继续影响美国政治运行的能力受到严重削弱;第三,特朗普无力参与实际的政策制定过程,单凭挑刺找茬将很难长期帮其维持巨量政治粉丝;第四,特朗普官司缠身,今后能否全身而退尚未可知,一旦被刑事定罪则其声誉会再受重创。

总的来说,特朗普的政治资本只能被消耗而无法增长,这就决定了其影响力下滑将不可避免。2020年大选投票结束以来,特朗普在共和党选民中的实际支持率是在缓慢下降的,其一系列选后行为对部分选民的激怒,以及远离聚光灯焦点是导致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而当前仍存的较高支持率,只是其政治影响与弹劾案宣判的滞后效应,无法长期维持。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离任者干政能力依然显赫的先例,虽然“特朗普主义”仍有生命力,但特朗普本人则不一定。

究其根本,民粹主义者崇拜偶像但更关注自身利益,激情过后毕竟还要养家糊口,而政治终归是精英的玩具,民粹主义影响政治也必然要通过政府中的精英来实现。国会的共和党大佬们并不忠于特朗普,而是一群见风使舵者,一旦特朗普成为过去式,他们翻脸的速度也会快得惊人。由此可见,只要能够有效代表共和党选民的利益,建制派仍有机会取代特朗普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目前共和党内主要有三股势力,一是传统的建制派,二是特朗普派,三是支持对共和党进行改革但对特朗普主义也有保留的所谓“改革派”。如果特朗普执意要建立一个新政党,似乎有广泛的民意基础。从民调来看,近年来美国民众对建立第三个主要政党的期待始终维持在高位,从2013年至今,一直有60%以上的选民因对两党表现的失望而期待第三党的出现。一旦出现与两党并驾齐驱的第三党,美国政治图谱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其长远后果难以预料。

但就目前而言,特朗普抛弃共和党的可能不是很大。

一是因为他留在共和党内还有机会挑战民主党,一旦离开则会面临两面夹击,并与建制派两败俱伤,自身无利可图。

二是“特朗普党”与共和党的价值理念并无显著差异,建立有效的第三党的条件并不充分,也难以保证稳定的选民支持。

三是”特朗普党”完全依靠其个人魅力来维持,一旦特朗普本人出现异样则可能迅速土崩瓦解。既然仍有条件利用党内影响力与建制派讨价还价,何必拼个你死我活而令对手得利呢?这可不是特朗普的风格。而支持建立第三党的所谓民意也主要是情绪在支撑,他们对第三党的具体期待千差万别、各怀心思,不太可能将其落到实处。

由此来看,特朗普留在共和党内是大概率事件,他与建制派之间的斗争不会迅速分出胜负。而共和党今后的走向则主要取决于建制派的智慧和民主党的作为,特朗普本人能发挥作用的空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作者是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