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翔:美国反复抱怨“不公平”,是故意的

拟任美国副财长的沃利·阿德耶莫近日在参议院任职听证会回答参议员提问时称,中国采取了不公平手段,美国应与其他国家共同采取行动,让中国感受到被世界孤立,确保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企业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这不是第一位公开指责中国不公平竞争的拜登政府高级别官员,也不会是最后一位。对上述表态,笔者的看法是:听其言,但更要观其行。拜登就任新一届总统后,提名了大批高级别官员等待参议院批准。被提名官员回答上会尽量迎合议员们的立场。现在美国国会对中国的整体看法较为消极,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被提名的官员必然会表态强硬。

“不公平(unfair)”是美国人生活中一个常用词,被较广泛用来表达失落、不满、失望等情绪。美国在诸多与德国、日本等盟国有分歧的事情上也经常用unfair一词来进行抱怨。

之前美国对中国所谓不公平行为最大的一项指责是操纵人民币汇率,由此给中国企业增加不公平竞争优势。但2017年1月10日时任美国财长雅各布·卢公开表示,过去18个月中国并未寻求通过人民币贬值来获取不公平贸易优势。2019年8月5日,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4天后IMF就发布报告称,虽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但中国的外汇储备充足,而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贬值在2.5%左右,没有迹象表明中国实施了大规模外汇干预。2020年1月13日,美国财政部取消了对中国“汇率操纵国”的认定。事实证明美国对中国此前最大的不公平抱怨并不成立。

“不公平”相对的是“公平”,公平和不公平的评价应基于一个确定性的标准。此前,美国依据2015年《贸易简化及贸易强化法案》单方面对“汇率操纵国”定下过一个标准,其存在的最大缺陷是把美国自己排除在外。而我们都知道美国一直在通过美联储的货币投放,对美元汇率走向产生重要影响,其实美国才是最大的货币操纵国。

美国在抱怨不公平的时候,应该看看中国肩负了多少大国担当。中国深化国内体制机制改革,构建双循环发展格局,致力于提升民生福祉;举办国际进口博览会、发起“一带一路”倡议等,扩大国内市场对外开放;在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中国坚持人民币汇率不贬值,为稳定国际经济发挥了重要作用,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并不断威胁国际经济体系稳定,中国主动扩大国内内需,发挥了一个大国的责任担当;新冠疫情暴发后,中国通过分享抗疫经验、提供技术信息、派遣医护人员、新冠疫苗供给等形式,积极参与全球抗疫合作,在世界抗击新冠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大国,已经承担了不成比例的国际责任。美国人均GDP约6万美元,中国人均GDP刚迈过1万美元门槛,人均GDP上美国是中国的6倍,而美国承担的联合国会费比例是22%,中国约为12%,美国仅为中国的1.8倍。2020年5月4日,中国已全额缴纳2020年联合国会费。而联合国会费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2日,联合国193个会员国中还有61个会员国未缴清当年的会费。其中最大老赖竟然是美国。截至当时,联合国会员国未缴纳的会费总额达14.97亿美元,其中美国欠缴10.9亿美元,占未缴纳会费总额的73%。会员国未缴纳的维和相关费用共计25.57亿美元,其中美国欠缴13.88亿美元,占未缴纳维和费用总额的54%。

对美国官员的言论应保持平常心,但对美国“不公平”背后的真实意图则应警惕。抱怨中国采取不公平竞争行为,并非拜登政府首创。美国对中国不公平抱怨声的大小与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成正相关关系。美国对所谓中国不公平竞争从抱怨走向指责,再从指责变成罪过。背后既是美国对中国发展心态上的变化,更是美国臆想中国强大后,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的忧虑。上述心态变化和忧虑表现在言语上就是指责中国做事不公平。通过不断重复指责,在国际社会形成对中国不利的“叙事”。一旦这种“叙事”形成,国际社会形成对中国的错误印象,对中国采取非理性、违反国际规则的抵制措施(例如保护主义举措)便具有了正当性。

当前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社会需要面对诸多国际性挑战,各国也面临诸多国内问题。各国应该聚焦于国内问题,下大决心,下大力气,深化国内改革,而不是遇到问题时,就“甩锅”他人。如果各国都少点不公平的抱怨,多点脚踏实地,拿出勇气和决断,联手共克时艰,相信全球秩序演进能少点波动和波折。(作者是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中国建设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