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隆:拜登“中东平衡术”恐难奏效

执政一个多月来,拜登政府分别针对地区对手和盟友在中东紧锣密鼓地采取了不少动作。从这些行动可以看出,拜登政府的中东政策逐渐清晰,试图“拨乱反正”,将美国中东外交拉回奥巴马时期的轨道。然而,且不说恢复奥巴马中东外交遗产绝非易事,拜登政府中东政策明显存在目标与手段的背离,结局很可能事与愿违。

近期,拜登政府先是撤回特朗普时期实施的新制裁,准备启动与伊朗的谈判;其后,对叙利亚境内受到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武装发动军事打击;最近又公布对沙特记者卡舒吉之死的调查报告,旧事重提,向沙特施压。笔者认为,这不仅会破坏美国在中东的盟友关系,还可能导致其地区影响力下降。

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外交上有别于传统政客的手法,大致有三个特点:一是外交“私人化”,二是“一边倒”地支持盟友,三是金钱至上。特朗普政府对在中东国家推广民主、人权毫无兴趣。

从目前迹象看,拜登政府试图全盘颠覆特朗普政府中东外交政策:一是机制化。拜登政府注重发挥外交、国防等部门和官方机制的作用。在国际上,也善于利用国际多边平台解决中东问题,如拟于近期启动的伊核协议相关方会谈。二是实施再平衡策略。拜登政府致力于重新调整中东主要力量间的对比,以实现地区力量相互制衡,这样一来美国则可在中东减少投入,扮演离岸“平衡手”和“仲裁人”的角色。三是重返价值观外交。

从宏观上看,拜登政府中东外交追求多元、复合的国家利益,在减少投入的情况下,维持在中东的影响力。

然而,在当前阵营化、教派化加深,安全困境加剧,敌友关系剧变的中东,拜登政府的中东外交策略很可能行不通。

首先,其将遭受诸多掣肘。近期看,对伊朗一边谈判一边敲打,显示美国仍难以“驯服”伊朗,在具体政策上难免首鼠两端。对沙特的政策,则说明拜登政府投鼠忌器。对于沙特而言,卡舒吉案调查报告公布,相当于“靴子落地”,此事彻底翻篇。由于沙特清楚美国的意图,拜登政府对其“敲打”只是做表面文章,起不到“紧箍咒”的作用。

其次,方式老套、传统,目前看只是想恢复奥巴马中东外交遗产,并无更高追求,也就难以实现阿以建交那样的外交大突破。更何况,奥巴马中东政策绝谈不上成功。在其任期内,伊核并未得到有效解决,还疏远了地区盟友。拜登政府若恢复伊核协议将引发地区连锁反应,令美国与地区盟友的关系生变,这与其倚重盟友网络的外交目标相悖。

再次,历史经验表明,在中东搞价值观外交的,都碰了一鼻子灰。如今还想重蹈覆辙,就显得有点迂腐教条了。更严重的是,美国中东政策的一松一紧,对地区安全与稳定将产生直接影响。在阵营化的中东,不去促进地区安全机制建设,只是在阵营之间选边站队,如果拿捏不好,中东将面临更大的风险。(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