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战、田斯予:法国力推“疫苗平均分配”背后的考量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2019年七国集团峰会后警告称,“我们正经历西方领导权的终结”。一语成谶。2020年新冠疫情大流行重创世界,也使西方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等方面的脆弱性暴露无遗。其中,欧洲国家在疫情暴发后一度各自为政,当前在疫苗分配问题上也捉襟见肘。正因如此,当不久前马克龙提议欧美立即从现有供应中调拨大约5%疫苗给发展中国家时,立即引起不少关注。

有人提出疑问,法国现在在疫苗供应上自顾不暇,为何还要如此积极地争取世界疫苗分配的主导者角色呢?

一个原因,在于欧洲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危机感增强。持续蔓延的疫情正在改写人们对全球卫生健康秩序的认知。过去的逻辑,是西方国家在危机发生时扮演援助者和监督者角色,对欠发达世界进行帮扶。但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以来,西方国家失去置身事外的“特权”,疲于应对本国疫情,无暇向外提供更多抗疫援助。

这种背景下,先是迅速实现疫情逆转的中国对外开展广泛的抗疫物资和医疗援助,接着又有中俄填补西方国家在疫苗国际援助上的空白。西方一些人对中俄的疫苗援助工作进行抹黑,称“疫苗外交”是北京和莫斯科寻求在目标国家进一步扩大外交和经济影响的手段。这种将疫苗政治化的言论折射出西方一些政客的短视与狭隘,对各国团结抗疫有害无益。

正是出于这种危机感,即便因为最初没有选择自主研发之路而在疫苗问题上丧失主动权,当前欧盟统一的疫苗接种计划也因疫苗来源不足而分崩离析,一直有着大国雄心的马克龙仍然着眼法国、欧盟乃至西方世界的长远影响,试图扮演疫苗平均分配呼吁者的角色。据说默克尔已经对此计划表示同意。但欧盟内部鲜有其他成员国附议,美国也没予以多大重视,根本原因就在于欧盟内部以及欧美之间仍然缺乏应对危机时的弹性和相互协调。

这件事背后有着法国对自身利益的考量。即便面临疫情严重冲击,马克龙政府仍然试图沿袭“戴高乐主义”的平衡战略,目的在于保持法国在全球事务中的均衡斡旋作用,积极追求并维持法国的大国地位。

戴高乐时期法国的平衡战略体现在法国在美苏两极格局下的外交选择,最大限度谋取法国的国家利益。二战后,法国在美国庇护下虽然取得经济进步与社会稳定,但也再无大国之实。重返政坛后的戴高乐为了突破两极体系束缚、打破美苏对世界权力的垄断,便在外交上奉行独立自主的平衡政策。其中心原则是:维护民族独立,不屈从或附属于任何一个超级大国,使法国在两极体系下保持一个独立位置;与此同时法国积极拓展外交空间,增强国际影响力。为此,戴高乐曾竭力充当美苏之间的仲裁者角色,避免任何一方取得绝对优势而压缩法国在美苏中间的回旋余地。

“戴高乐主义”所表现出的平衡外交战略颇具实用主义意味。在相关外交实践中,一切都围绕法国最高的国家利益进行,进而使其能够超越所谓个人友谊、联盟和意识形态等因素。在戴高乐看来,意识形态标准只是暂时的、表面的,用来掩盖追求实利的野心,而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才是永恒的、根本的。

马克龙在竞选时便宣称自己将延续“戴高乐—密特朗主义”外交路线,上台后又多次强调“法国外交没有任何定式”。他一方面积极与美国互动,追随美国“新保守主义”路线,极力打造“法美轴心盟友”关系,但另一方面又积极捍卫多边主义,改善和提升与中俄印日等大国的关系,不断冲击美国的霸权地位。这也体现出其外交策略的现实主义特征。

在当前的全球疫苗分配中,马克龙依然贯彻平衡战略。法国目前尚无自主疫苗研发能力,只能依靠英美两国的疫苗输出,因此欲借援助非洲等发展中国家这一议题,对美国进行道德施压,使后者加入自己呼吁组建的“疫苗平均分配联盟”。另一方面在美、英、中、俄四国领先世界疫苗的生产与分配时,法国希望在保障自身供应的前提下,维持疫苗在世界范围内的均衡分配,避免任何一方因为类似方面的影响,而在后疫情时代国际格局洗牌之时取得绝对优势。

在中俄对世界多国进行疫苗援助并获得广泛好评时,法国立即试图推行疫苗援非计划,是法国瞄准后疫情时代加强战略自主、维系多极平衡的体现,目的在于创造与中俄对话的更多筹码,同时试图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对单边主义形成制衡。

在前几天中法领导人通话时,马克龙对中方为国际抗疫合作特别是帮助其他国家加快获取疫苗所作的积极贡献表示赞赏,希望同中方加强这方面合作。无论如何,取得抗击新冠疫情的全面胜利需要全球各方通力配合。在全球疫情形势仍然严峻的当下,坚定维护和践行多边主义,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国际社会解决当前困局、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的根本出路。法方如果能够摒弃西方一些人固守的对华偏见,加强与中国在疫情防控和疫苗供应等环节的合作,将是既有益于双方也有益于世界抗疫大局的事。(作者分别是武汉大学中法人文交流研究中心博导、博士)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